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

#荣耀大陆# #兴欣帝国#


★我眼中的伞修
★黄暴真没有
★奇怪的坐骑视角
★言不达意语死早


攻下嘉世帝都后第三日,天还没亮,连日狂欢的人们都在沉睡,我却被人拍醒了。

是叶修,他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我不要惊动别人,牵着我走到营地外后,才骑上我向帝都外的南山奔去,最后竟是到了一片坟地。

叶修熟门熟路地走到一座墓碑前,清除杂草,摆开祭品,斟满一杯洒下,轻声说好久不见,这江山我拿着千机伞夺回来了,接下来就是称霸天下啦。

我有点莫名其妙,因为那分明是一座空坟。

我的意思是,原本应该居住在这座坟冢中的亡魂早已不在了,也许是去了名为虚空的亡魂之国,也许早已转生去了。这片坟地中的坟冢并不都是这样,这会儿就有好几个鬼魂在围观叶修,我朝它们低吼一声它们就全跑了。

没有亡魂的坟冢就是一堆尘土而已,我不知道叶修为什么还要来祭拜,大概他不像狼一样可以看见幽冥之物所以不知道这是空坟,反正我管不着。

我正准备趴下再补个觉,却突然闻到了外人的气味,便立刻警觉起来,叶修说养不起俘虏把嘉世没有归顺的人全放了,保不准哪个忘恩负义的败犬会回来咬人。

“坐下。”叶修却如此命令道,千机伞也拄在地上,没有要武装起来的意思。

“老叶老叶老叶我不远千里赶来祝贺你兴复国家重登王座你还不快心怀感激地过来接驾!”

啊是那个废话特别特别特别多的剑客。

“没看到贺礼接什么驾,营地没人给你接吗?”叶修随口应到。

剑客一边登山一边喋喋不休都不带喘气的:“我在兴欣营地转了一圈没见你就知道你肯定跑这儿来了!老子亲自来的必须要你亲自接驾所以你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追过来了!但是我没有带阿斯兰结果跟在你家野狗后面一路吃灰尘啊我次奥!你这野狗的跑法太粗鲁了!”

你才野狗你全国都是野狗。老子是血统纯正根正苗红的狼当然用跑的,谁跟你家那只杂种猫似的,明明长着四只脚却喜欢拍着发育不良的翅膀装有翼狮子。

要不是叶修拉着我我一定要把这剑客咬死,反正他现在没带着那把有名的冰雨,老子不怕他。

“沐秋好久不见。”剑客居然还知道这坟冢的主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打着招呼。“怎么自己来啊不是应该带上开国功臣来三跪九叩感激一下人家的庇佑?”

“我倒是想,”叶修苦笑着说“可老板娘总以为这是我不可言说之殇啊,偶尔提到时都是小心翼翼的,完全不能好好说话啊。”

剑客随手把佩剑递给叶修拿着,俯身斟酒,“不可言说之殇啊……谁说不是呢?老板娘很体贴嘛。”

我听老板娘和唐柔讲起过这座坟冢的主人,什么少年才俊志在鸿鹄,什么英雄相惜携手并肩什么天妒英才出师未捷身先死,什么心中永远的伤痛等等,直讲得老板娘泣不成声。

但是叶修说:“你也这么想?他的离去是,不代表跟他有关的一切都是啊。如果因为他的死,跟他有关的一切都变得不能碰触,那我们曾经一起欢笑的时光怎么办?我们一起走过的大好河山怎么办?我们一起立下的君临天下的誓言怎么办?我要一直怀着【失去了重要的人】的沉痛心情打天下吗?哥的画风几时这么悲情了?明明我一想到他就是愉快的记忆和不变的志向,整个人都斗志昂扬啊。”

叶修一手拄着伞一手拎着剑,从眼神来看,他的思绪已经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而他脸上的笑容倒是愈发明快起来。

我似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因为剑客居然一句都没插嘴,等叶修讲够了才笑着说:“很会说嘛简直比我还会说,这么会说这么不早跟老板娘讲啊?”

“这不是没机会嘛,来日方长另找时间吧。”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

“不用了,我都听到了。”

阴谋……不对,老板娘出现了。叶修挺吃惊,因为他完全没有发觉老板娘接近,而据我们所知老板娘是没这个本事在叶修眼皮底下隐蔽行踪的。

剑客得意的笑着把叶修手里的剑抽回来,说:“带迟钝属性的剑效果怎么样啊这么坑爹的属性你也没见过吧哈哈哈哈。老板娘怎么样我就说你想太多了吧,还不让我来找他,本团长很忙的啊哪有功夫坐着慢慢等。”

叶修伸长脖子望了望:“就你一个啊,我还以为大家都来了,正好一劳永逸。”

“天还没多亮呢,我就没有叫他们。”老板娘解释着,上前一步说道:“今天我就先代大家打个招呼,改日再让大家都来祭拜。”——豪迈如老板娘,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她进入角色可快了。

“我还以为,沐秋会是白月光之类的存在,”老板娘看着叶修说,“大概是没下限的你唯一的良心什么的。”

“就说你想太多了嘛,没下限就是没下限,哪里还有良心可言?叶修和沐橙都不是那种放不下的人啦……”

剑客一得了插嘴的机会,立刻滔滔不绝起来,但没说上三句话就被叶修打断了:“原来他是白月光啊!”

叶修声音不大,脸上带着点恍然大悟的表情,却让剑客好像被打了脸似的愣住了,神情也尴尬起来,一时竟说不出什么了。

“嗯,他是白月光没错……”叶修笑了起来,像要拥抱明天那样张开双臂:“但是大白天是没有月光的。”



朝阳初升,正如兴欣的未来,光芒不可限量,月光不是带来黑暗,而是为人照亮夜行的路……后来独角兽听了我的复述以后,用深情的语调这么念的,我实在不想再发表意见了。

因为一提起这件事,我满脑子都是那天剑客听了叶修的话后那一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狂笑,怎么也停不下来。







评论
热度 ( 4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