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

【ffxv】我常常因为自己不是人造人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三)

v组和15组的狗血沙雕爱情故事脑洞 (一) (二)

不知怎么的废话了很多但内容其实少的一段【。



 

虽然皇帝亲口嘱咐v普照看好v诺,但要v普自己来说的话,他显然已经严重失职。

 

那之后v诺的状况一直在恶化,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糟糕。

 

v普在那天之后亲自给v诺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百分百确定他正常的时候一切正常,可没过几天,v诺就再一次失控了,而且这次比上次严重得多。

 

上次听士兵们的目击报告,v普总怀疑他们遗漏了什么关键细节,但这次v诺就在他眼前倒下,他也没发现任何可能刺激到v诺的因素。

 

毫无预兆地,v诺就捂着胸口跪了下去,瞬间便汗如雨下,苍白的脸上是v普见都没见过的神情,他像搁浅的鱼那样徒劳地大口呼吸,间或从喉咙深处挤出几个连不起来的模糊音节。

 

上一次v普还能通过安抚让v诺尽快稳定下来,但这一次v普甚至无法靠近他。

 

苍蓝的流光从v诺身上迸发,很快他周围的空间就挤满了不断出现又立即崩溃消失的残影,试图靠近的人都会被有如实质的残影撞开。

 

仔细一看那些残影的姿势都像是在尝试逃离这里,可v诺分明没有移动过哪怕一厘米,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钉死在原地。

 

他所持有的武器全都被召唤出来环绕在身边,开始v普还如临大敌,如果v诺表现出无差别攻击性,他将不得不对v诺采取强制措施。然而些武器只是像坏掉的灯泡一样浮在空中兀自明明灭灭,除了无谓地消耗着v诺的力量,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向。

 

这种异常持续了几分钟,最后以v诺精疲力竭地失去意识宣告结束。

 

v普赶紧过去看了看,摸到脉搏以后松了一口气,v诺刚才的模样真的给人一种他快死了的感觉。

 

之后洛奇立刻押着v普联络了研究所,整个营地都看见了的事怎么想都瞒不下去,趁早报告老秃头看需不需要返厂修理比较好。

 

v普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v诺前所未见的异常状态,只记得自己最后强调了很多次v诺虽然发生了原因不明的异常,但对他们并没有威胁,唯恐听到老秃头说这个坏了就不要了,花点时间重新做一个拉倒。

 

老秃头沉默了半晌,既没有要销毁v诺的意思,也没有提出任何有用的参考意见,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插进通讯频道的宰相突然发话:“这不是因为路西斯的真王在接受水神的启示吗,瑞布斯刚好在跟陛下报告,他果然没能拦下他的神巫妹妹呢~”

 

“水神的启示?”v普知道启示是什么,创星记作为神话在EOS流传度很广,研究所研究路西斯魔法的时候更是深入了解过所有关于路西斯王族的情报,甚至讨论过是否要利用正处在帝国控制下的神巫试着给v诺启示一下,最后因为不能确定风险而搁置了这个有点轻视六神智商的计划。

 

“但这跟Endymion有什么关系?”

 

宰相闻言发出一声短促的,显然是讥讽的笑声,说道:“他偷的是路西斯王族的力量啊,关系可大了。照顾好你的殿下啊Vicious,我还挺期待他能有什么表现的,千万别让他在派上用场之前就坏掉了。”

 

“这是什么意思?”老秃头隐约觉得自己的得意之作被嘲讽了,问得比v普还快。

 

“字面上的意思~”宰相退出了通讯。

 

“……哼。”老秃头在魔导兵和使骸研究上多得宰相提点,同时也收到了等量的冷嘲热讽,他对那个红毛怪一直心情复杂,但总体来说还是不敢有什么怨言的。

 

“他还能派上什么用场?他那个状态连战斗都很困难。”之前皇帝也说了类似的话,但没有进一步解释,v普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来就没指望他能战斗到什么程度,魔法再强,只凭他一个怎么可能跟路西斯的魔法军队抗衡?你不要忘记,我们最大的力量是使骸和魔导兵。”老秃头的语气充分展现着他作为帝国首席疯狂科学家对魔法的不信任。

 

v普没有忘,原本帝国制造v诺的目的就是抢到水晶和光耀之戒以后通过控制v诺来利用水晶的力量。难道帝国对抢夺水晶已经成竹在胸?即使他们目前只占领了路西斯一半不到的国土,距离被魔法障壁严密保护的殷索姆尼亚还有十万八千里?

 

老秃头却拒绝再透露任何消息:“很快你就会知道了,没有时间让他回研究所检查了,按你和宰相的说法,除了路西斯的进行六神启示时,他都是正常的吧?”

 

v普嘴上老老实实答是,心里已经开始狂骂这个啥也说不清楚的老秃头了,好像营地被人大摇大摆地混进来又毫发无损地离开以后,上头就就对他们的保密能力失去了信心。

 

老秃头模仿宰相的语气极尽轻蔑地冷哼了一声,说:“路西斯这个只会缩在城墙后腐烂国家,也就只剩向神明乞求庇佑这种过时的办法了。六神死的死伤的伤,这种半吊子的启示能有什么用?我看这不过是类似共鸣的现象罢了,不足为惧,只要他还听从我们的指令,还能使用路西斯的魔法,就不会影响之后的计划。”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就让他变得更听话一点,明白吗。”老秃头说完了最后的指示,手已经伸在了切断通讯的按键上,他忙得很,没空一直聊天。

 

所谓更听话一点,无非是彻底抹去v诺的人格,把他变成一个会使用路西斯魔法,能服从预设指令,人类外形尚存的魔导兵,对一直操控着v诺全部记忆的帝国来说,这不算太难。

 

到那时候,v诺就连现在这个冷漠的、除了虚假的使命什么都不关心的人设都没有了。

 

“明白了。”v普回答,屏幕随即变得一片漆黑。

 

 

——————————————————————————————

 

 

v普真不觉得那是什么单纯的共鸣引起的失控。

 

或者说,就算确实是由路西斯王子接受启示引发的,也绝不止是共鸣让v诺的魔法力量失控了这么简单。如果第二次的严重失控是因为水神启示,第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呢?从时间上看,当时的路西斯王子和神巫都还没到奥尔缇榭呢,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且不论究老红毛那句话是几个意思。v普从v诺还在试管里的时候就看着他了,v诺能有几种表情他全见过,在研究所里被老秃头测试来测试去的时候,v诺又何止一次力量暴走?最严重的一次,v诺被自己的武器刺成重伤,那时身心都只有十来岁v诺也不过皱皱眉,对不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量稍微表示了一下困扰而已。

 

可这一次,v诺却露出了v普也没见过的凶狠顽固的表情,好像在拼命抗争着什么,即使感到痛苦也要坚持,宁死也不愿屈服的样子。

 

一个活在谎言堆砌的牢笼里、思维方式被禁锢在特定的轨道中、虚假人设薄如纸的工具人,怎么可能会露出这么生动的表情?

 

就凭这点,v普就觉得当时的v诺其实十分清醒地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那一刻的v诺不是帝国制造出来的工具,而是一个拥有完整灵魂的人类。

 

但v普不太敢问,也不是很想再跟v诺提起这件事。

 

一旦提起,他只能一如既往地用“都是路西斯夺走了水晶造成的”来向v诺解释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异常,但他突然对跟v诺说谎这件事产生了严重的抵触心理。

 

倒不是v普突然拥有了诚实的美德,只是想到v诺其实什么都懂的可能性——至少在这件事上懂的可能比自己懂的还多——自己还要一本正经地拿那种蹩脚的谎话试图糊弄对方,他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心虚,而且怎么想都太他妈的尴尬了。

 

好在v诺醒来以后,似乎原来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v普不提他突然失控的话题,他也就什么都不提。也许v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他的潜意识自动用他一直以来接受的暗示给他解释清楚了;也可能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不动声色地装糊涂。

 

反正不论是前一种还是后一种,都不需要v普来给他解释了。

 

两天之后,v普已经抱着侥幸心理放下了这件事。恰好老秃头终于传来命令,说什么时机已到,让他带着v诺前往殷索姆尼亚的附近的指定坐标待机,务必要小心隐蔽不要被发现。

 

从地图上看,坐标所在地是殷索姆尼亚东北方向的一片海湾,看样子像是要绕远从殷索姆尼亚临海的一面下手。由于飞行艇足够好用,尼夫海姆从未费神再去开发海战科技,依仗魔法的路西斯亦是如此,v普左思右想,只能猜测狗皇帝为了攻彼之短,特地让老秃头把帝国特产飞行艇改造成潜水艇了。

 

皇帝也不是没尝试过直接进攻殷索姆尼亚,只是怎么也攻不破看似一层玻璃实则坚不可摧的魔法障壁,如今又打起殷索姆尼亚的主意,唯一的可能是针对那层障壁的研究有了新进展。v普在研究所二十年,有十年都是看研究员对着v诺和这个课题掉头发,想不到他跟v诺出来的这几个月里他们反而出了成果,恐怕这就是要“用上”v诺的地方……

 

强行按下所有乱七八糟的思绪,v普很快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他抛弃了上次不知怎么就被路西斯发现了的飞行艇,选择开车这种更加低调的移动方式。虽然他没有路西斯王子开的那种超跑,只有军用越野车。

 

作为纯爷们之间的告别,v普最后损了一把必须镇守前线的洛奇,然后在对方的叫骂声中潇洒转身向停好的越野车走去。

 

就在这时,直到刚才为止还抱着手臂百无聊赖地靠在车门上,只有视线跟着v普忙碌的背影移动的v诺,突然一声闷哼弯下腰去。

 

 

———————————————————————————

 

 

“路西斯王子回到了路西斯境内,在卡帝斯盆地接受了巨神的启示。”

 

瑞布斯总是迟到一步的消息让v普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完了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v普本来想推迟一天出发,让v诺休息好了再走,但v诺醒来后却说自己不需要休息,要求他立刻出发。

 

“水晶是所有问题的根源,快点去夺回来就什么都解决了。”v诺扫了一眼洛奇,说道:“靠这些慢悠悠的家伙不知哪一年才能把仗打完,瓦萨戴尔既然有计划,就快行动吧。”

 

慢悠悠的家伙拍案而起,v普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然后一脸狗腿地对v诺说:“好的好的我们马上走,车子就在外面,殿下您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远远地看着v诺钻进车里关上车门,洛奇才出声抱怨道:“妈的,路西斯血统除了魔法还自带讨人厌的属性吧。

 

v普听说他和v诺来之前洛奇就跟路西斯王子碰上过几次,嘴上和手上都没讨到好,不过眼下他不想跟洛奇交流被路西斯王子暴揍的心得,他勾住洛奇的脖子,像是怕被人听到那样压低了声音问:“我问你,你觉得殿下有什么变化吗?”

 

“什么变化?我觉得他好像瘦了点?”洛奇一头雾水。

 

v普给了洛奇背后一巴掌:“谁问你这个了,在前线待上几个月谁不瘦啊,我是说他言行举止方面有没有什么异常。”

 

“我哪知道?你才是他保姆,我又不是。”洛奇随口答到,然后才反应过来v普问了什么似的,换上疑惑的神色:“等等,你是说……”

 

v普点点头。

 

洛奇皱眉想了又想,说“我好像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我走了啊。”v普也觉得v诺看着挺正常的,就怕自己距离太近反而会忽视什么,洛奇虽然缺心眼,但作为旁观者,还是可以参考一下他的意见的,听他这么说自己也安心多了。

 

“等等。”洛奇却突然叫住了v普。

 

v普回过头,看到在他面前总是很随意的年轻军官突然摆出了自己最严肃的表情和语气:“Vicious,只要我们行为上还在为皇帝陛下效力,不管我们心里想什么、嘴上抱怨什么,都没人管。但那位殿下和我们不一样,他的脑子只要稍微脱离控制,都会被视为对帝国的背叛,你明白吗。”

 

听了洛奇告诫般的话,v普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我当然明白啊。”

 

他朝洛奇晃了晃右腕,不用他取下护腕洛奇也知道那块皮肤上烙着永远消不掉的条形码。“我和他才是‘我们’啊,同为帝国的人造人,我太清楚帝国对我们的要求了:既要能用,又要可控,不满足条件的都是废品。”

 

“Vicious!”洛奇又惊又怒,差点忘了压低音量:“我不是在开玩笑!你不要因为同情还是可怜什么的就对那家伙——”

 

v普嬉皮笑脸地摆摆手:“别生气别生气,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说真的,我和Endymion,以及外面站岗的绿皮怪,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东西。你对此习以为常,毫无芥蒂,不代表那些伦理道德问题和生理结构区别就不存在了。”

 

洛奇深吸一口气,厉声道:“我不和你讨论哲学,你就说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立场。”

 

“你知道路西斯王子身边那个跟我超像的黄毛吗?叫普罗特还是什么的。”v普话锋猛地一个大转弯,洛奇没跟上他的思路,一脸的严肃都变成了茫然。

 

“他和我是同批制造的,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路西斯间谍偷走了,宰相跟我说起他的存在时,用词是‘你的弟弟’。但他现在有名有姓,有父母家人,深受路西斯王子那群人的信任和喜爱,他那才是和‘我们’不一样啊。”v普轻快的语气里没有一丝艳羡,好像单纯在为‘弟弟’的际遇感到高兴。

 

洛奇动动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有插话。

 

v普从来没跟他说过这些,不如先听他说完。

 

“他的编号是234,我是226,我从记录上看到,我们这批型号的人造人编号从200到299,共有一百个,现在除了我和他还活着,200和299作为标本资料保存在研究所里,其他的早被做成魔导兵,在战场上消耗光了。”

 

“‘殿下’也是有编号的,虽然不像我们这样动辄成百上千的批量生产,都是谨慎地单个培育的,不算那些人形都没有的半成品,Endymion是第13号。十年前你还在少年军校,应该不知道这些。”

 

洛奇确实不知道。对他这种贵族出身的年轻军官来说,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魔导兵技术、使骸技术、迟早要成为摆放路西斯水晶和光耀之戒的架子的人造人‘殿下’、我方占着优势的战场等等,洛奇自己也满脑子建功立业的万丈豪情,谁真的会在乎这些都是怎么来的。研究所?一个后勤机构罢了——这话还是他刚认识v普的时候,v普自己说的。

 

“因为这个实验项目是瓦萨戴尔直接负责的,很多本来不用我做的杂活最后他都丢给我了。命令我照顾观察期中的‘殿下’不说,超过观察期还是用不出路西斯魔法的失败品也都是我去处理。”v普无意识地握紧自己的右腕,不知从哪句话开始,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从第2号开始我就想,要是这次的‘殿下’能成功就好了,只要有一个成功了,这个实验就会结束了。”

 

v普平静的描述里显然省略了大量细节,直觉告诉洛奇这种省略大概不是为了对实验过程保密,也不是出于长话短说的目的。

 

“但这个实验还是持续了两年多。两年间,我每次处理完一位失败的‘殿下’,收拾好实验室和房间,第二天就会有一位一模一样的新‘殿下’被送过来,他们全都有着一样的外貌、一样的声音、性格也相差无几;我总是对他们说一样的谎,然后在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判定为失败品后,对他们做一样的销毁处理。”


“直到第13号成功掌握了路西斯魔法,作为Endymion活了下来,实验才终于结束了。”

 

房间里陷入短暂的寂静,某种说不清的不适感让洛奇觉得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编号234是我的弟弟,那和我们同批制造出来的其他人呢?他们被做成魔导兵以后,就不是我的兄弟了吗?之前的12个‘殿下’就这样不为外人所知地消失了,他们算不算Endymion的哥哥呢?‘他们’和‘我们’的区别究竟在哪儿,洛奇,你知道吗?”

 

v普的声音并不咄咄逼人,反而轻柔得任谁听了都会一阵恍惚,洛奇却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地说:“Vicious,你到底想说什么?要反抗研究所的话……”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想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反抗老秃头了?”v普突然一阵爆笑,搞得洛奇一愣一愣的。

 

“那你说这么多是什么意思?”洛奇不是第一次被v普一通花言巧语蒙得找不着北了,现在他也快忘了自己一开始是要跟v普说什么了。

 

“你不是问我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立场吗,我就告诉你,我的立场就是希望他活着啊。”v普一脸“哎呀哎呀这个傻孩子”的表情摇着头,一边说道:“还活着是‘我们’和那些魔导兵与失败品的唯一区别啊,我希望他活下去,所以我不会放任他失控然后被销毁的,你可以放心了吧。”

 

洛奇有些恼火:“那你直说不就得了!”

 

“我要直说你不会再问为什么吗?”v普一句话就又让洛奇无法反驳了,不等洛奇再做出别的反应,v普干脆地甩上门走人了:“走了,殿下等好久了。”

 

v诺果然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打开了车窗无言地盯着慢慢走过去的v普,好在v普给他顺毛也是熟练无比,车子发动了十分钟以后,v诺更是直接在副驾驶上安静地睡了过去,沉重的呼吸显示着他似乎十分疲惫。

 

人造人的恢复能力很强,v诺以前可没有因为累就这么渴睡,看来老秃头认为不足为惧的共鸣也不是全无副作用。

 

v普眼睛看着前方的路,右手却伸过去探向v诺颈间,收回手的时候,护腕上的绿色指示灯亮了好一会儿才熄灭,说明项圈功能一切正常。

 

他无声地扯了扯嘴角,有这种东西在,谈什么反抗老秃头呢。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