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我常常因为自己不是人造人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前提:v普、v诺、15普是帝国人造人,15普还是从小被带到路西斯养大,15诺还是天选之王但没有以死救世的使命,路西斯没有亡国,也没有被打得只剩下殷索姆尼亚,和帝国的战况处于胶着状态,当然也没有联姻。——大概是这样的背景下的15组和v组的狗血沙雕爱情故事。

 

只是个脑洞不是文!,没正经格式没正经文笔,请当成搞笑沙雕段子随便看看就好w


名字设定:15诺-Noctic/15普-Prompto/v诺-Endymion/v普-Vicious

 

!!!!!!!注意!!!!!!!

 

角色性格捏造!世界观篡改!

 

含有尼克斯x露娜!v组属于帝国阵营!

 

标题欺诈!ooc !狗血沙雕向!没有车!!!



【重要】原作是原作,同人是同人。


 

15诺稳定的天选之王,但是不用死,路西斯没亡国也没被打得只剩下殷索姆尼亚,就处于跟帝国打打停停的胶着状态,当然也就没有联姻。帝国不傻,知道光抢水晶戒指也没用,借着几次袭击的机会搞到雷吉斯王和15诺的基因,终于在10年前左右造出了v诺,名叫Endymion。

 

虽然v诺生理年龄只有十岁但是帝国科技你懂的,该一米八一米八,该八块腹肌八块腹肌。

 

15普和v普是老秃头觉得自己需要两个带脑子的助手,20年前特地精挑细选了一下造出来的,但是还没用上就有一个被路西斯偷走了,只剩下v普。

 

v普名字可以叫Vicious,虽然老秃头一般只叫他的编号;15普则成为了Prompto·Argentum。

 

v诺是唯一可以使用路西斯魔法的成功体,从被制造出来就植入了虚假的记忆,还各种灌输对帝国的忠诚,什么水晶是帝国的光耀之戒也是帝国的,你才是尼夫海姆的天选之王,路西斯那帮不要脸的把你的东西都抢去据为己有,你快变强了把他们都杀了抢回来。

 

v普劳碌命,和被偷出去自然长大的15普不同,他和v诺一样是被帝国科技加速长大的。只不过v诺为了保持跟15诺一样的进度,是从十岁开始长的,v普则是完全没有童年,离开营养液就是成年男性的模样,确定身体机能和大脑都没有障碍就开始给老秃头当助手了。

 

v诺被制造出来后v普就主要负责他的日常管理和维护,包括催眠和洗脑。当上头觉得可以把v诺放出去试刀杀人了,v普就得保姆似的跟着。

 

而v诺终究是帝国造出来的工具人,表面上一本正经穿着高领其实脖子上套着项圈,遥控器是v普的护腕,就两个键,一个击晕,一个击毙。当然v诺以为那只是监控他身体状况的,顺带通讯功能。

 

v普一直知道自己是人造人,早就习惯了没啥想法,工作太辛苦了甚至还很会给自己找乐子,性格之恶劣比较对得起vicious这个名字,反正不影响工作就没人管他。但v诺什么都不知道,人格比较不健全,真当自己是苦大仇深的复仇王子,整天冷着脸,对15诺有着极强的敌意和战斗欲,只当v普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跟班。

 

v普准备和v诺出发去路西斯搞事前才从宰相那里知道,和他同批制造的还有个15普,被路西斯偷走以后茁壮成长,现在和他们的目标15诺是无可替代的亲友。

 

v普:哎呦,有点意思!

 

然后v普就兴冲冲地脱队行动,找到15普告知了身世,还摆出一副没错我是因为嫉妒你活得那么好才来毁了你的生活的模样,其实完全不在意这个。他是全帝国混得最好的人造人,除了他和被偷走的15普,其它人造人制造成功了就会变成魔导兵,失败了就会变成一坨烂肉。可他Vicious大人是研究院高管!v诺的实质监护人!除了有条码也是有帝国市民身份证的!工资不低!五险一金齐全!总之他对15普只有恶意没有敌意,甚至觉得这个不知道自己身世时很纠结知道了更加纠结的弟弟挺可怜的,还觉得看15普三观崩塌很有趣。

 

当时15诺跟雷吉斯王当年一样,作为刚成年不久的王子来前线历练,顺便跟15普继续培养感情,最好整出几个王子救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攻略下来了,想想就美滋滋。

 

结果v普乱入不说,还故意跟v诺勾勾搭搭让15普看到误会(此时15组还不知道v诺的存在),给15普传达一种:【愚蠢的欧豆豆哟你能逍遥那么多年只是因为哥哥我还没出现而已现在我来夺回我的一切啦就从你最喜欢的诺克特下手吧】的修罗场气息。

 

v诺觉得v普好像是在抄自己的剧本,不过还是很配合地给他勾搭。

 

这个误会15普跟15诺说不清,你不介意帝国出身我是很高兴但你既然更喜欢我哥哥我们就再见吧!谁让我确实不如我哥哥好看!也不如我哥哥聪明!策反我哥哥肯定还能拿到好多帝国情报对吧!道理我都懂诺克特你不要管我了尽管去吧!嘤!

 

15诺就,一脸懵逼:什么哥哥???我好不容易只差一步就圆满了???哪来的神经病搞事???

 

于是v普入戏过头战场相见居然想正面撩15诺的时候,就被记仇的15诺一剑拍飞了。大剑横过来,像打棒球那样抡圆了拍飞,不过是单手抡的,v普飞了三五米也就落地了。

 

v诺大怒,有本事打我跟班有本事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啊!乒乒乓乓跟15诺战成一团。

 

v普自己都惊了,捂着闪到的腰哭笑不得,心想明明我才是监护人,看不出来啊哥们,莫非你暗恋我?但嘴上还是给v诺叫好,殿下威武霸气!路西斯的投降吧!交出水晶和戒指就饶你们狗命!

 

15诺真是忙死了,一边打架一边吃惊这个长得跟自己超像还能用皇家魔法的人哪来的,还要恍然大悟原来15普看到的是他哥和这个盗版的奸情。

 

帝国科技果然硬核,两个诺打得难解难分,最后两个人都没蓝了,15诺被赶来的三基友接应走。

 

15诺气若游丝:普隆普特你看到那个盗版没,我是清白的。

15普眼含热泪:嗯嗯我看到了,诺克特对不起……

15诺放心地晕了过去。

 

 

————————————————————————————————

 

15组回来就琢磨帝国是要搞什么鬼,总之为了防止他们刷脸入侵,直接剥夺了15诺和15普的全部权限,通告全军不能只看脸就信任王子和阿金塔姆卿,只保留他们在食堂免费吃饭的权利。

 

跟远在王都的雷吉斯王一报告雷吉斯王也喷了,天地良心他发誓他只有一个亲儿子。

 

15普就把v普告诉他的帝国人造人的事说了,猜测v诺也是这样造出来的。

 

大家听了都不约而同露出嫌恶的表情,但马上反应过来说普隆普特我们不是针对你,你跟他们不一样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15普抱紧15诺:我懂我懂,我生是路西斯的人死是路西斯的鬼。

 

雷吉斯王沉思了一下,说知道了就不能放着不管,今天能做出一个说不定下个月就能量产,得去炸了他们的研究所以绝后患。

 

15诺:这可有点远,我们亲自去吧。

 

雷吉斯王有点犹豫,把王剑派那么远战斗力肯定会打折,对他来说也是负担,15诺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说自己去的,但深入帝国有多危险不用说也知道。最后他还是点点头,可以,不过你们先回来一趟。

 

因为不想暴露行踪,他们散布了15诺被v诺揍狠了只能躺着养伤的消息,然后悄悄开着雷加利亚回殷索姆尼亚。

 

v普不是白白闪了腰的,他撩人的时候顺手在15诺领子后面塞了个定位器,本来也没指望能派上多大用处,想不到追踪到了他们的真正行踪,这就是战场上没有衣服换的坏处。

 

要是他们没故意放话说15诺伤得动不了了v普可能也不会在意他们往哪里转移,现在明显是有什么计划,那就不得不注意一下了。v普向上级报告了一下,皇帝听了大笑,说雷吉斯发现他们的王子打不过我们的肯定着急了,把宝贝儿子叫回去八成是给他秘密武器的,比如光耀之戒什么的,这是机会啊,你想办法把戒指抢了就是大功一件,我给你升职加薪!

 

v普断了通讯骂娘,狗皇帝说得轻松,你怎么不自己想办法。

 

但还是跟了一路,路西斯地广人稀他们又有定位,跟到殷索姆尼亚城门外十几公里都没被发现,但前面有魔法壁障罩着,没办法再继续跟了。他又不是带了千军万马杀过来,单独混进王都里是不明智的,干脆原地安营扎寨,反正15诺他们也不可能回城了就不出来了。

 

v普和v诺还是第一次离开帝国那么远,真正的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突然也觉得那么拼命工作图啥呢,狗皇帝追求的权与力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还是露营搞烧烤爽,路西斯气候比帝国好多了,晚上还能看见星星。

 

v普一时兴起勾着v诺肩膀大喊去他妈的任务吧咱哥俩找个地方摆烧烤摊咸鱼一辈子算了!

 

v诺看他一眼:“先把水晶和戒指抢回来再说。”

 

真是没情调,v普深深地叹气,v诺在帝国过得比他苦多了,他是成功实验体也是帝国研究路西斯魔法的素材,天天不是训练就是在实验室被观测来观测去,还隔天接受催眠巩固人设,v普还以为他会更加渴望自由,看来帝国研究真是大成功。

 

v普突然想把所有真相告诉v诺,看看这张冰山一样的脸会露出什么表情,但想想还是算了,虽然上头给了他紧急情况可以销毁这个工具人的权限,但没事还是不要玩坏了,很贵的。

 

———————————————————————————————

 

这里擅自设定王都目前的这层魔法壁障不通过戒指也能展开,只需要水晶的力量,但幻影剑还是只能由在位的国王使用,所以父王能给15诺的只有戒指,权当是个魔法增幅道具。

 

他们交接戒指的时候,魔法壁障也短暂地消失了,这个实在无法避免,v普他们在城外也看到了,并以此推定戒指确实被雷吉斯王交给15诺了。

 

15诺临走父王千叮万嘱,炸不掉研究所没关系,一定要活着回来,要听伊格尼斯的话,不要冲动行事。15诺表示放心吧老爹,研究所会炸掉的,我也会活着回来的,你等着给我开庆功宴就行。

 

v普跟v诺撸串的时候,盯梢的来报那辆路西斯超跑又悄咪咪地从偏门开走了,v普点头,知道了,不急,走远点再说,在这里开打雷吉斯王分分钟冲出来救场,你吃一串不?

 

手下:“不了不了您和殿下慢用……”

 

那个定位器在他们进城后不久就没了信号,不知道是被发现了还是被魔法壁障隔断了,总之谨慎点没坏处,看清对方是什么路数再后发制人。

 

v普这一谨慎就谨慎了一整天,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他们准备收拾东西去追,探子再次来报,又一辆超跑从偏门悄咪咪地开了出来!跟昨天那辆走了不一样的路!

 

v普一愣:“这辆这又是哪辆?”

 

手下挠挠头:“路西斯的车都一样黑,不认得……”

 

v普脸也唰地变黑了。

 

手下急忙道:“但是我记了车牌,昨天那辆是RHS-113,今天这辆是RHS-T36。”

 

v普仰天长啸:“有个屁用,你知道哪辆上坐着路西斯王子吗。”

 

这时一个信号申请接入v普他们深入路西斯国境以后就停机了的帝国通讯设备,v普一识别,居然是帝国将军格拉乌卡,v普在帝国这么多年就没见这个将军打卡上班过,资料上的照片就是一身丑兮兮的魔导盔甲,人设成迷。

 

但这个信号不是假的,将军军衔也比他高,帝国可讲究这种身份地位了,v普觉得不能拒接。

 

接通之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了出来:“王子在今天出城的车上,他们的目的是去帝国调查和摧毁人造人研究所。目前他们四人分开行动,王子的车直接去卡宴峡渡海,王子的军师先去前线再折返,他们计划在奥尔缇榭汇合,然后一同前往帝国,别问多余的事,抓住机会。”

 

v普:“……了解。”

 

v普指挥着飞行艇追了上去,同时也觉得背脊发凉,能把路西斯王子的动向探得这么清楚,想必是潜伏在殷索姆尼亚城内的人,怪不得从来不在帝都出现。

 

帝国的手伸得比他想象的长,也许自己从未、也永远不能真正离开帝国的掌控,自己自以为的自在潇洒也只是因为尚在帝国允许的范围内所以没有被禁止而已吧,如果帝国愿意,他随时可能被装上和v诺一样的项圈,项圈的遥控器必然在老秃头手里,他甚至不需要什么“紧急状况”,只要不开心一个按键就能销毁自己。

 

v普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仿佛那里已经被套上了拘束物。

 

“你还好吗?”

 

v普下了一跳,回头发现是经常一整天都不会主动说一句话的v诺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地问了个好像是在关心他的问题,v普看到v诺衣领下的项圈闪着通常运转的红光。

 

v普猛地捂住嘴:“想吐……可能昨晚喝多了现在晕飞艇。” 

 

v诺迅捷无比地往后退了一步,可能是怕v普真吐在他身上。

 

但接着他就把后退的腿撤了回来,伸出手,动作很轻柔地抚了抚v普的背:“没事了,乖。”

 

——————————————————————————————

 

趁着那辆黑色跑车开上窄小弯曲的山道时,v普发动了袭击,RHS-T36避无可避被爆炸掀下山崖,但里面的人平安无事地瞬移了出来,确实是路西斯王子,令v普吃惊的是跟他一起的不是自己可爱的弟弟,而是那个肌肉型男王之盾。v普本来很期待能创造机会冒充他们玩一把的,谁知道对方直接不在一起行动,真是扫兴。

 

v普隔空朝15诺比了个中指,不知道这样很浪费他们双双长得很像的设定吗?

 

v普这边比较能打的也就只有他和v诺,数量太少的魔导兵对他们这个等级的战斗力也构不成威胁,只能稍作牵制不让他们有机会逃跑,基本可以看做是二对二。但15诺和王之盾打得非常保守,15诺大部分时间都躲在体格比他大一倍的王之盾后面,v诺把王之盾的大剑劈得火花四溅也绕不过他的防守。

 

v普本来安心在后方划水,但瞄准了半天也捞不到一枪爆头的机会,输出低得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很嚣张地喊着“怎么回事啊路西斯的,你以前有这么怂吗!你爸爸给了你什么宝贝拿出来用啊!”,就准备掏刀子前排近战一下。

 

对了v诺只能自己用魔法,没办法赋予别人武器召唤的能力。帝国研究来研究去暂时没有结论,可能是尼夫海姆人跟路西斯魔法相性不太好,也可能只是v诺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赋予别人这个能力,毕竟帝国也没人会用路西斯魔法,怎么用全靠他自己摸索。(虽然我们都知道宰相其实很会用但他当然没教。)

 

这时v诺和王之盾一个对攻弹回来,超帅的空中转体之后落在v普身边,拉住了他:“他没有戒指。”

 

“什么?”v普愣了,但来不及细想,15诺和王之盾就转守为攻扑了上来。

 

他们发现王之盾这种类型的还是比较克v诺的,v诺和15诺战斗方式相似,虽然什么武器都会,最擅长的还是轻灵飘逸的路数,但轻剑很难破王之盾的防,换大剑跟他对砍嘛人家的胳膊能比你的腰粗,纯属找虐。v诺一时被压制得很憋屈。

 

v普更惨,他远程10分的话近战撑死5、6分,15诺10分,而且丝毫没有因为他长得跟15普很像而怜惜他,他勉强抵挡着15诺的攻击,武器频繁撞击,震得v普手疼。

 

怎么每次对上路西斯王子都是自己被打。

 

这样不行,得赶紧撤退。

 

打架也要搞清楚是为什么而打,就像路西斯知道了v诺的存在第一反应不是先追杀他而是想着去炸制造v诺的研究所一样,他们在这里跟15诺你死我活也不一定能得到光耀之戒。

 

不,是肯定找不到,现在戒指不是在王子所信任的军师手里就是根本没离开殷索姆尼亚,总之绝对不可能在路西斯王子身上。不管是通过什么途径他们都一定发现了自己的跟踪,才将计就计设下这个陷阱。

 

v普被贴脸打了那么久,早看清了15诺持剑的双手确实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饰品,实力也没有什么飞跃的提升,根本不像回家开通了绝世外挂的样子。

 

15诺还笑着问:“怎么啦,不猜猜看看光耀之戒在不在我身上吗?”

 

v普有点恍惚,老实说这张脸笑起来可好看了,希望v诺有机会也试着笑一笑。

 

下一秒他就被15诺撂倒在地,摔得眼冒金星。

 

这还没完,有一支队伍出现在了15诺后方,显然是刚刚赶来支援的。他听见有人老远就热情洋溢地跟15诺地打招呼:“诺克特我来啦!!!你没事吗!!!”15诺也大声回应:“普隆普特!科尔!你们也太慢了,我们都快解决了!”

 

哦是那个有点可爱的弟弟……还有路西斯的不死将军科尔!

 

妈的自己果然被算计了吧?v普气得脑壳疼,格拉乌卡怕不是个双面间谍?!

 

“攻击!”又有人大喊,好像还是路西斯王子的声音?

 

“诺克特/王子危险!”几个男人的吼声重叠在一起。

 

v普眼前闪过一片蓝光,感觉自己突然被人拦腰抱起,短暂的窒息感过后,他再回神时,就已经在飞行艇上了。

 

命令飞行艇射击的是v诺,借着爆炸掩护,他带v普瞬移回了飞行艇。

 

———————————————————————————————

 

几天以后,v普蹲在露营地唉声叹气。

 

他们还在路西斯境内,离前线不远了,再往前点就能联络上帝国,只是v普没想好怎么写这次的任务失败报告,不是很想面对老秃头狗皇帝和老红毛。

 

现在想想为啥要在人家地盘里追杀他们啊,他们不是要去帝国吗,等他们到了那边再埋伏不就好了,他们就那么点人,魔导兵和使骸靠数量就能埋了他们。

 

都是那个格拉乌卡的错。

 

而且路西斯王子一行人要去帝国也是那个格拉乌卡说的,可信度在这件事后也存疑。

 

v普现在心情很差,谁也不想搭理,谁也不信任。

 

一串烤肉突然横在他眼前。

 

“吃吧。”v诺说。

 

v普头也不抬,只伸长了脖子叼过那串烤肉,有点感动。还是v诺好啊,这个完全在自己掌控中的工具人除了自己灌输给他的谎言,对其他东西几乎一无所知,只有自己骗他的份儿,绝无他背叛自己的可能,又能打又听话,重点是还长得好看。

 

但随即又觉得可笑,自己居然在比自己还没前途的工具人身上找安慰吗?

 

“唉,要是你能设定成更温柔体贴的性格多好啊,像那个路西斯王子一样,我弟弟那么喜欢他,他一定对我弟弟特别好……”v普嚼着烤肉,口齿不清的感叹。

 

“那家伙很好吗?比我好?”v诺问。

 

“不是啊,只是……”本来漫不经心的v普突然一个激灵,猛地抬头看向v诺。

 

v诺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眼中流动着血红的光芒,这说明他的情绪正处于较大的起伏状态——相对平时来说。

 

v诺并不是天生就寡言少语冷若冰霜这么酷的。

 

帝国给他编造的身世明显有很多漏洞,一旦接触外界,智商没问题的人很容易发觉现实和自己的认知有很大出入。

 

为了保证他精神稳定,做一个安全可控的工具人,老秃头除了给他灌输虚假的记忆,还用大量药物和催眠暗示限制了他的思考能力,让他处在“只要记得抢回水晶和戒指的使命就好其他事不用关心交给别人安排”的状态中。就像做梦那样,不管多聪明的人,在梦里都不会注意到梦境不合逻辑的地方,醒了才会发现梦里的异常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所以v诺是从来不问问题的,听从v普的指示在需要战斗的时候战斗就好,v普会帮助他夺回他的一切。所以他才是现在这样看起来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性格,正常情况下他就不可能对其他事产生兴趣和好奇心,哪怕真有什么疑问也应该是转瞬即逝的,不会深入思考也不需要答案。

 

一旦他开始提问,哪怕是十分无关紧要的小事,也意味着他可能已经开始质疑“使命”以外的事,想要得到其他问题的答案。那他什么时候会从梦里“醒来”,什么时候会开始怀疑人生,就很难说了。

 

“是什么?”v诺还是那样看着v普。

 

v普冷汗都下来了,v诺这样多久了?说来自从离开帝国研究所他就没有接受过全套的洗脑催眠了,这段时间他疏于监督,似乎连药都停了好几天了?

 

v普双手扶住v诺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温柔的语气跟平时怼天怼地的画风判若两人:“没什么,你累了,别想太多,回去休息吧。”

 

也许是因为习惯于被这个声音催眠,v诺眼中的红光很快消退,他垂下眼帘,顺从地应了声好。

 

v普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还可控。看来必须得回去面对老秃头狗皇帝和老红毛了,否则拖出问题就难收拾了。




————————————————



一不小心脑洞又大了结果还是没脑补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