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

【ffxv-诺普】我们在一起了谢谢大家

想磕诺噗想疯了突发一个爽雷脑残傻白甜段子

 

不重要的设定:dk刚毕业的诺噗告白,没车,我流吹噗,路西斯同性结婚合法。

 

重要的设定:沙雕无脑傻白甜,ooc是肯定ooc的,原作是原作同人是同人。

 

睡醒发现我昨晚写的什么玩意儿【。

随便改了下,凑合看吧∠(   」∠)_


 

 

 

       “最喜欢诺克特了!!!”普隆普特欢呼雀跃。

 

       这句话他随时随地都能张口就来,诺克特在商店街请他吃可丽饼的时候他会说;诺克特在学校给他抄作业的时候他也会说。在外面他尚且不会顾忌别人的眼光,现在他们俩坐没坐相地歪在诺克特公寓的沙发上打游戏,他更是喜欢大放送,一晚上下来诺克特听了好几次这句话。

 

       不论怎样的甜言蜜语或溢美之辞,重复太多次多都会都让人觉得敷衍和腻烦,但普隆普特每次都能让诺克特感觉到被人喜爱和认可的满足与喜悦,似乎他的语气,他的表情,他的眼神都在全力向诺克特表达着,他真的、真的最喜欢诺克特了。

 

       所以这次诺克特问道:“总说喜欢我喜欢我,究竟有多喜欢呢?”

 

       “诶?就是……最喜欢了啊?干嘛啊诺克特,难道你想问我你和相机我选哪个那种送命题?”普隆普特放下游戏手柄看着诺克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才不会问,为什么喜欢我非要跟喜欢别的东西冲突不可啊?”诺克特撇撇嘴吐槽。他不能理解那种强迫别人二选一的问题哪里有趣了,反正他绝不会要求普隆普特从他和别的什么的东西里二选一,更不会让普隆普特为自己送什么命。

 

       “诺克特——!”普隆普特大喊,看起来十分感动:“这种地方我也最喜欢了!超帅!”

 

       为了更好的体验游戏,游戏室只亮着一盏伊格尼斯命令他们留着保护视力的落地灯,这样朦胧暧昧的灯光把普隆普特的双眼衬得像星星那样闪亮。

 

       “普隆普特。”诺克特突然收敛了玩笑的态度,正色道:“我是认真的想知道,你究竟有多喜欢我。”

 

       虽然尝试在匿名论坛发求助贴时诺克特收获了无数支持和连着刷屏好几页的“这不是真爱是什么!!!”,但理智上,他觉得应该还不是时候。也许应该再铺垫一段时间,也许该精心准备个更浪漫的场景,只有凌乱地堆着零食和刚拆封的游戏包装盒的茶几以及待机中的游戏界面做背景怎么看都太随便了。

 

       但是人都有突然福至心灵信心膨胀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做什么都会成功。通常人们管这种状态叫玄学,可遇不可求。

 

       总而言之,诺克特现在就是这样的玄学心态。

 

       但普隆普特不是啊,被诺克特这么正儿八经的点名也是第一次,普隆普特原本有些惊讶,但听完了诺克特的话,他还是笑喷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底怎么啦诺克特?你和格拉迪奥又打了什么赌吗?”

 

       诺克特没有笑,尽管他从脸颊到脖子都开始发红,几秒钟前还迷之膨胀的自信正在随着他上升的体温快速流失,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看着普隆普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拜托了,普隆普特,认真回答我。”

 

       普隆普特不笑了,诺克特的神色完全不像在开玩笑,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诺克特需要怎样的回答,但他从来都会尽全力回应诺克特的任何要求,于是他也开始严肃思考如何量化或具体描述自己对诺克特的喜欢:“就是……喜欢到想一直和诺克特在一起玩,希望诺克特永远开心,还有只要是为了诺克特,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努力去做的。”

 

       “……想一直在一起,希望我永远开心,不管什么事都会努力?”诺克特的眼神柔软了起来,轻声重复了一遍。

 

       “嗯!就是这样没错!”普隆普特点头保证,难道诺克特真的有什么需要帮忙又难以启齿的事?只要他说出来自己绝对不会拒绝的。

 

       “那,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有喜欢到可以考虑一下这个吗?”这句话几乎用尽了诺克特全部的勇气和力气,说完他觉得自己要虚脱了。

 

       “好的!我会努力的!诺……诶?咦?!!”普隆普特先是不管是三七二十一答应了下来,把诺克特都吓了一跳,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刚才诺克特说的是什么,顿时愣住了。

 

       看到完全石化的普隆普特,诺克特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自己大概还是太唐突了,果然应该再继续攻略一段时间的,现在后悔怕是已经晚了,be不可避免。

 

       某种苦涩的情绪漫了上来,诺克特等不到普隆普特的回答,只能哑着嗓子说:“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抱歉,是我想多了……”

 

       诺克特终于允许自己移开视线,也许自己整个人都从普隆普特面前消失让他什么都不用说了自己先回家静静当做今晚无事发生比较好?

 

       念及此处诺克特就站了起来,但一站起来衣角就被人扯住了,他慢慢回头,结果普隆普特用另一只手捂着脸,诺克特看不见他的表情和眼神,他也不知道是该为此庆幸还是更紧张。

 

       “结、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是、是怎样的?”普隆普特捂着脸,结结巴巴地问。

 

       是先问这个吗???诺克特感到一阵窒息,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要见一下家长,要找个时间订婚,除此之外应该、大概、估计就是普通的……公开交往。”


       诺克特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主要是我家有些规矩不得不遵守,但我会处理的,你、你完全不用特地做什么,像以前一样就很好了。”

 

       “但是……这样不会给诺克特添很多麻烦吗?会让诺克特困扰的话我可不要啊!死也不要!”普隆普特像平时一样夸张地哀嚎着,用以掩饰颤抖的尾音,他收回了揪住诺克特衣服的那只手,改用两只手捂住脸。

 

       瞬间,诺克特觉得自己的心软得像一颗正在融化的糖块儿,冒着甜香的热气。他重新坐下,伸手抱住了普隆普特。

 

       作为最好的朋友,他们平时没少勾肩搭背,但像这样把普隆普特整个人圈在怀里还是第一次。

 

       “麻烦是肯定有点麻烦的,我是王子嘛……”他把头搁在普隆普特肩上闷闷地说着,感觉到普隆普特浑身僵硬。

 

       “但是我喜欢你啊,普隆普特,我喜欢你,如果是为了你的话,麻烦什么的努力克服一下也可以。”

 

       普隆普特只是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呜咽。


       诺克特明白,就算只是作为朋友,普隆普特对自己的喜欢和重视也大大超过了一个朋友应得的份量,可他却得寸进尺地连普隆普特对恋人的那种喜欢也想拥有,大概六神都会觉得他太贪心了吧。


       诺克特叹了口气,放开了普隆普特:“别哭了,你如果不是这样的喜欢,真的不用勉强……”


       普隆普特当然应该有权利喜欢别人,王子也不能要求普隆普特把所有的喜欢都给他一个人。

 

       “不是!我是说,我没有那个意思!不对,我、我、啊啊啊——诺克特!”普隆普特语无伦次地辩解着,但越描越黑,最后他只能叫着诺克特的名字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


       “我最——喜欢诺克特了啊!包括了所有喜欢的喜欢!比所有的喜欢都还更喜欢!”

 

       “呜哇你冷静点,我又不会跑。”诺克特两只手撑在身后才没被扑得往后倒去,右手还压到了刚刚普隆普特随手放在沙发上的手柄,估计手心已经留下了上下左右键深深的印子,但是扑进怀里的巨大的惊喜让他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事。

 

       “对不起嘛,我只是以前从没想过和诺克特往、往这方面……发展……刚才第一次试着想了一下,觉得超级开心的……”普隆普特声音越来越小,像蚊子在诺克特耳边哼哼。“诺克特说喜欢我什么的,好像做梦一样……”

 

       诺克特的身体剧烈抖动起来,在普隆普特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抖动就转化成了一串大笑。

 

       “你笑什么啊!我明明都感动得哭了!”普隆普特大声抗议着,但被诺克特的笑声感染,他泪痕未干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但是,果然跟你在一起最开心了,普隆普特。”

 

       你喜欢我这件事对我来说才像做梦一样太过美好,诺克特心想,玄学万岁,现在他可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来设计足够浪漫的场景补偿给普隆普特了,有空的话,还可以去给那个求助贴更新一下结局。

 

        就写“我们在一起了谢谢大家”就好,反正大家都会自己脑补细节。

 

 

 

————————————————

 

爽完了!


评论 ( 11 )
热度 ( 40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