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NOCTIS(七)

 注意事项:

1. v13诺克提斯x15诺克提斯亲情向?反正没告白没交往没车请自由心证。

2.v13诺是15诺未出生就夭折的哥哥设定,其余原作向。

3.因为处理人称很麻烦所以写得超级随便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篇正式的文,看的时候也请随便一点……

4.擅自篡改部分世界观。

5.ooc是肯定ooc的。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比起跟着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v诺现在更想回到15诺身边去。

 

这边怎么说也有两个人相互照应,15诺却是一个人走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基地里——失去王族的力量,所有武器都被封印,手无寸铁的一个人。

 

 

————————————————————————

 

 

v诺是被15诺的喊声惊醒的,他从没听15诺发出过那种……简直可以用凄厉来形容的声音。他现出身形,发现他们已经不在火车上了——希望眼前翻了个底朝天的车厢不是他们之前乘坐的那一趟。

 

他左右看了一圈,一时没弄明白是什么让15诺如此失态,但15诺又喊了一次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的名字,声音依旧走调,表情僵硬,全身都在颤抖,眼中全是压抑不住的惊慌。

 

车厢的另一边传来格拉迪奥的高声回应:“我们没事,放心吧诺克特。”

 

v诺越过车顶看到对面相互搀扶的两人,这才明白过来他们和15诺是被这截车厢分开了,15诺这么慌张只是因为他们突然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眼下普隆普特都还没找到,他真的很害怕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也遭遇什么“意外”。

 

听到对面的回应,15诺确实松了一口气,随即四下张望想寻找一条绕过障碍物和他们汇合的路。

 

直接翻越这截车厢估计是行不通的,扭曲的轨道和倒塌的铁架压在变形的车身上,现在又不能瞬移,攀爬的话随时有继续坍塌的危险。伊格尼斯也喊话让15诺先往前面走,前面一定还有地方能碰面,看来确实不得不分开行动一段时间了。

 

15诺弯着腰做了几次深呼吸,缓缓站直身体时,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v诺没有问他没事吧这种浪费时间的问题,直接问他:“走吗?”

 

“嗯。”15诺点头,又说:“你去跟着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

 

v诺怔住了。

 

“虽然你说话他们听不到,但他们要是做了什么决定或者发现了什么,你再回来告诉我,我就可以配合他们行动了。”15诺解释着,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他们发生了什么……那我也能尽快知道。”

 

不是命令也不是请求,倒像他和普隆普特打游戏时你左我右那样临时决定的分工合作,为了最后通关,这样安排看起来理由充分,合情合理。道理v诺都懂,但是……

 

“那你呢?”v诺问。

 

几只低级使骸从黑暗中爬了出来,发出试探的低吼,15诺从路边堆积如山的废铜烂铁里抽出一根顺眼的铁棒,单手挥了几下,说道:“我也会想办法的。”他催促似的看了一眼v诺,嘴里却说:“交给你了,哥哥。”

 

V诺没能拒绝15诺,他觉得自己之后可能会因此后悔。

 

但他现在也只能向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离开的方向追去,留给15诺一个背影和一句“自己小心。”。

 

 

——————————————————————————

 

 

于是他跟着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走了多久呢?十分钟还是一个小时?天一直是黑的,v诺没有确认时间的手段,只觉得自己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加焦躁不安,他想回去找15诺。

 

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也一直在讨论着对策,明明他们都很想立刻回到15诺身边,却谁也不在他身边,这太糟糕了。

 

还有什么能让现状变得更糟吗?

 

当然是艾汀。

 

这个红发的男人出现的时候,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也立刻戒备了起来,却想不到他竟然是来把武器还给他们的。

 

艾汀临走前看了一眼v诺,没再说什么,只是又露出了那种三分怜悯七分嘲讽的笑容。

 

v诺猛然感到一阵心悸,他确定这不是因为艾汀——艾汀说的话做的事就从来不是为了让别人感到舒服的——只可能是15诺出事了。

 

伊格尼斯握紧手中的武器,之前制定计划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想到帝国掌握着封印王族之力的技术,他原以为只要悄悄潜入不被发现就不会触发这个不利条件,没料到宰相大老远跑来迎接他们。


而且他想不通如果作为魔力来源的诺克特还被封印着,艾汀怎么能绕过诺克特召唤他们的武器?那个捉摸不透的男人从头到脚都透着可疑,帮助他们必然也带着什么险恶的目的。但好不容易取回手的武器,也没有不用的道理。

 

思来想去之后,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镜说道:“不能再这样被动了,宰相离开了这里很可能就要去对付诺克特了,必须尽快跟他汇合。”

 

“这是当然,但我们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格拉迪奥下意识接话。

 

总是恪守礼仪的伊格尼斯这次罕见地打断了他:“我们去找水晶,这本来就是此行的目的,诺克特也一定会想办法前往水晶所在的地方的,不管发生什么。”伊格尼斯着重强调了最后几个字。

 

格拉迪奥楞了楞,他隐约感觉伊格尼斯好像不是在跟他说话,但这里分明只有他们两个人。

 

“快走吧,可不能让路西斯的国王陛下一个人孤军奋战。”伊格尼斯说,早已失去视力的双眼不知道究竟在看着什么地方。

 

v诺惊讶地睁大眼睛,当伊格尼斯说完,他再也顾不得别的,转身像只离弦的箭一样往15诺身边赶去。

 

“……哦,基地的话往这边。”格拉迪奥不太确定地应了一声,但他拉起伊格尼斯的手臂带路的时候,对方没有拒绝,跟着他大步向前走去。

 

 

————————————————————————————

 

 

穿墙越壁对亡灵来说本是稀松平常的事,但小时候v诺有一次穿过天花板回房间时,把正专心看书的15诺吓了一跳,之后的一段时间里,15诺对建筑物的遮蔽能力和稳固程度都失去了安全感。虽然15诺没有跟v诺说过“吓我一跳”以外的话,但从那以后v诺去见15诺就再也不穿墙了,有门就走门,没门也要爬窗。

 

可他现在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想要立刻回到15诺身边,只要再冲过这面墙就能看到他了。

 

下一秒,v诺就看到了15诺跪坐在地上,正把光耀之戒套上手指。

 

宛如风暴以15诺为中心爆发,一股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v诺感到有一千个闷雷在自己脑海中隆隆作响,震得他眼冒金星头昏脑涨,双膝一软也跪了下来。

 

好一会儿他才听出来,所谓的雷声其实是从云天之巅传来的低语,某些高高在上的存在用古老得几乎失传的语言交谈,他们的声音在遥远的天穹下、或者就在他的脑子里不断回响。

 

【他戴上了戒指。】

【他终于成为王。】

【赶上了吗。】

【还有时间。】

【快去圣石所在之处。】

【这次一定会成功。】

【再失败就来不及了。】

【等等,还有一个……】

【一样的灵魂?】

【不可能。】

【真王不是唯一的吗?】

【看清楚了,他们并不完全一样。】

【这究竟……】

【他们都是……我的……】

 

v诺感觉自己突然被点燃了,苍蓝的火焰瞬间燎过他全身,但很快雷声和灼烧的感觉就消退了,仿佛被谁摁下了快退,几秒钟之内,所有异样就都收缩回了15诺手上的光耀之戒中。

 

v诺觉得自己头顶被什么东西轻轻拂了一下,他来不及多想,几步冲到15诺面前扶住他的肩膀,15诺目光涣散,平时深蓝如海的双眼此刻翻涌着晦暗的红光。

 

v诺连喊了几声15诺才稍微回神看清眼前的是谁,他瞳孔紧缩,红色的双瞳更显得他面目狰狞,他一把揪住v诺的领子嘶声吼道:“你怎么回来了,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呢?他们怎么了!”

 

“冷静点,他们没事,他们没事!我是因为你才回来的!”v诺不自觉提高了音量。

 

v诺现在才明白,15诺让他去跟着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除了确实担心他们,还有部分原因就是想支开他,自己戴上戒指,而他竟然没有察觉这一点。

 

从在火车上看到普隆普特的手枪那一刻起,15诺对失去同伴的恐惧就压倒了一切。

 

他无法确定普隆普特的安危——尽管他对自己说以艾汀的恶趣味,如果普隆普特真的死了,艾汀大可以直接把普隆普特的尸体摔在他面前而不是只给他看看枪;他还带着手无寸铁的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侵入了帝国基地——尽管这里确如阿拉尼亚所说已经空无一人,但失控的魔导兵和无处不在的使骸也并不安全,何况还有个比鬼还像鬼的艾汀在附近晃来晃去。

 

他是最差劲的朋友,也不是个合格的王,他什么都没保护好,反而在不断的失去。

 

他不想再被别人的牺牲推着前进了,仅是想到他身边最后的同伴也有可能为他而死,就足以让他崩溃。可现在他孑然一身,被封印了力量,像只没头苍蝇一样深陷敌营,他还能怎么办?

 

他只剩在口袋里硌了他一路的那枚戒指了。

 

那就是他想出的办法。








-tbc-


今天入15坑满两个月啦!

这个辣鸡脑洞居然废话了两万多字了,我对自己的话痨程度又有了新认识【。

虽然一条回复都没骗到x,但收到了很多小心心,感激不尽<(_ _)>。

区区一个自己爽的脑洞,如果别人看了也能爽到,就再好不过了(<ゝω・)☆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