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

【FFXV】NOCTIS(六)

注意事项:

1. v13诺克提斯x15诺克提斯亲情向?反正没告白没交往没车请自由心证。

2.v13诺是15诺未出生就夭折的哥哥设定,其余原作向。

3.因为处理人称很麻烦所以写得超级随便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篇正式的文,看的时候也请随便一点……

4.擅自篡改部分世界观。

5.ooc是肯定ooc的。


(一)  (二) (三) (四) (五)



 

不管v诺怎么喊,仅在他身前三步开外15诺都毫无反应,仿佛他的声音全被在狭长的车厢里肆虐的风雪刮到后面去了。他不知道这见鬼的妖风为什么对他一个亡灵也有遮蔽视线以外的效果,一样逆着风他竟没办法走得比15诺更快。

 

他似乎听到艾汀又在以语言挑衅15诺,狂风同样撕碎了艾汀的话,只有几个连不起来的单词被风挟着掠过他的耳畔。

 

突然间,艾汀好像变成了重叠在一起的两个幻影,连带着世界也分层了,一个艾汀还在俯视着15诺,另一个却把目光投在了v诺身上,这次他的话清晰无误地穿过风雪传了过来:“哦呀,看来你们的感情也不是一直这么好嘛?吵架了?”

 

这个疯子又在说什么?v诺听到这个声音就冒火,觉得自己的冷静也处在被艾汀点燃的边缘。

 

艾汀咧嘴一笑:“你该不会以为他现在听不到你的深情呼唤是我的错吧?”

 

“我可什么都没做哦,是他自己不想听到你的声音啊。”艾汀的语气满是嘲讽和怜悯:“小孩子长大了就不需要以前的玩具了不是很正常的吗?谁让你一天到晚跟着人家,早就招人烦了吧?恭喜你终于和我一样,被弟弟讨——”

 

艾汀话来不及说完,两个他又突然合成了一个,并且变成了一块冰雕。

 

这次是甘蒂亚娜。

 

 

—————————————————————————————

 

 

“现在正是实现与神巫古老约定之时。被遴选之王,以及与神巫立下新的约定之人,请听我说。”随着甘蒂亚娜的话,暴风雪渐渐平息。她像一只破茧的蝴蝶那样缓缓舒展四肢,变成了和外面的冰神遗骸一模一样的姿态,当然,除了大小,原来这异常的极寒是冰神吐息的温度。

 

15诺诧异地回头看看v诺,又看看甘蒂亚娜——现在是冰神了——满脸的槽多无口。

 

印象中v诺和甘蒂亚娜并没有正面接触过,但普隆普特偶尔拍到甘蒂亚娜突然出镜的灵异相片的时候,v诺当时就在15诺旁边,所以也无法证实甘蒂亚娜是不是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早就见过v诺了……至少现在无法证实。

 

15诺希望他和大家讨论“以前就想问甘蒂亚娜明明没瞎为什么总喜欢闭着眼睛但又不好意思问”这种话题的时候甘蒂亚娜没有听到。

 

v诺则是完全的状况外,他以为在神明的启示仪式中自己跟那尊冰雕一样多余,万万没想到会被拐着弯点名,15诺看了一眼他才一个激灵:“说我?”

 

“看起来是。”15诺的身体还没从被冻僵的麻木中恢复过来,干脆就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代表了两人对冰神说:“我们听着了。”

 

这不是既能听见又能看见吗,死红毛果然是在扯淡,v诺想。不过能看到他的人真的越来越多了,是不是15诺把他正式介绍给伊格尼斯他们的那一天也指日可待了。

 


————————————————————————

 


直接听神说过话的人就知道,神明的语言文化中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说人话。

 

神明永远不会直接帮人类解决问题,也很少回应人们各式各样的祈祷,给人们安排什么命运的时候倒是强硬得很,什么都不解释更由不得你选择或拒绝——不然就不叫命运了。然而当人们询问什神明自己该怎么做时,神明又不会直接告诉你答案,他们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好像说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说,人们听完了总会产生出更多疑问。

 

所以比起信仰缥缈的神明,人们更愿意相信有真实功绩的人类英雄吧,比如开疆拓土庇佑着民众的路西斯王族,能治愈星之病的神巫一脉,还有就在自己身边活跃的梅尔达修协会的猎人们。

 

然而人类中有知恩图报的,也有忘恩负义的。不管是对神明还是对人类自己的同胞,有的人能一直心怀感激和敬畏,也有的一言不合就能背叛过去的一切。因为神明想惩罚忘恩负义的人所以好人也被卷了进去,因为神明想拯救知恩图报的人所以坏人也沾光受益。公平这种事,连神明都没办法做到。

 

“约定之人,这并非作为神巫与神,而是作为露娜芙蕾雅和她的朋友托付给你的祈愿。”冰神把神巫逆矛交给15诺后转向v诺说话时,甚至比刚才那种公事公办的态度更加郑重。

 

听写作EOS星球史读作神明恋爱史听得走神的v诺不由得正襟危坐起来。

 

“虽然稍有逾越……但还是希望你能仔细听,仔细看,谨慎思考。”冰神周身散发的白光逐渐变强。

 

“愿你成为诺克提斯的路标……”冰神连人带光一起消失了。

 

车厢里里外外的冰都开始融化,列车的防冻装置总算开始起作用。

 

完了?

 

v诺和15诺面面相觑。

 

果然神都是不说人话的,难怪自古以来能和神直接交流的都是稀缺人才。

 

 

——————————————————————————

 

 

神巫逆矛不像别的幻影剑一样非要贯穿15诺的胸膛一次才能为他所用,而是静静的消失在他手中,这柄被露娜芙蕾雅使用过的长矛上不知被寄托了怎样的思念,15诺收下它以后表情变得很复杂。

 

突然他像看到了什么似的向前探去。

 

但他扑了个空。

 

15诺急切地转向v诺,用眼神询问他是否看到了一样的东西,而v诺只能沉默地摇摇头,那不是要传达给他的东西,他什么都看不见。

 

最后15诺攥紧他空无一物的手心站起来,召唤出刚刚的得到的神巫逆矛一下砸烂了艾汀的冰雕。

 

这次v诺没有再费劲去阻止他,暴风雪停下以后他就看到了躺在椅子下面的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都还有呼吸,艾汀冰雕什么的放心砸,稳赚不亏。

 

大小不一的黑色碎块带着寒气散落在地,仿佛刚才被冻起来,被打成碎片的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团没有固定形态的墨汁。

 

——————————————————————

 

 

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去查看车头情况的时候,15诺就瘫在地上歇着,甚至懒得把自己挪到椅子上去。明明不用战斗,这次的启示却比以往更让他感到疲惫。

 

他看到v诺若有所思的模样,便问v诺路标是什么意思。

 

v诺摇头,他在想的其实是冰神对15诺的启示:“不知道,冰神说的我基本听不懂。你呢,听明白她的启示了吗。”

 

15诺撇嘴:“虽然增补了不少细节,但基本都是我八岁时就在《创星记》上看到过的东西。”

 

v诺听15诺说过那本神巫一脉传承的古书,像是记录着神代历史的典籍,又像预言着真王使命的未来之书,总之原文十分晦涩难懂,但漫长的年岁下来早被无数充满想象力的人类文学家艺术家补充翻译成了各种面目全非天花乱坠的神话在千家万户小孩子的睡前故事里代代相传。

 

V诺回忆了一下,简明扼要地概括道:“背叛的火神和人王以光耀驱散黑暗?”

 

15诺:“嗯,虽然火神被人变成使骸是第一次听说……而且我以前还以为驱散黑暗指的是打倒某个象征着黑暗的怪物或者大魔王什么的。”

 

我还跟露娜保证过我一定会把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坏人干掉来着,15诺想。

 

“现在看来,驱散黑暗可能就是字面上的意思……”v诺看了一眼黑沉沉的窗外。

 

随着他们深入帝国境内,这几天的白昼已经缩短到不每天足六小时,而且亮得非常敷衍,像暴雨之前云层低垂的阴天。

 

“光耀之戒能做到这种事吗……”15诺小声嘟囔。

 

“难说啊,虽然光耀之戒就是为此锻造出来的,但你这么弱的王,到底能不能发挥戒指的力量真的很难说呢。”

 

v诺猛地站起来,15诺迅捷无比地在地上打了个滚,一扫刚才的疲态,压低重心盯着突然插嘴他和v诺对话的人,像只随时准备扑上去咬断对方的喉咙的豹子。

 

又是艾汀,一天之居然内遇到他两次,简直是噩梦。

 

“你们和好得真快啊,长不大的小王子果然还是需要一个能安慰自己的毛绒玩偶陪着。”红发的男人的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目光阴冷得像条毒蛇。

 

v诺皱眉,15诺咬着牙不说话,他觉得自己是一支弦上的箭,全身都蓄满暴戾的力量,一旦爆发就能在瞬息间刺穿艾汀的心脏,力道之大一定能把艾汀的肋骨都打断,把他整个人钉在车厢顶上,最好是再补上几刀让他再也不能说那些阴阳怪气的话。

 

现在车上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没有什么东西能束缚他,他很想试一试,非常想。

 

但他一动也不动。

 

如果冰神的吐息都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自己击碎他的心脏或者砍掉他的头颅就有用了吗?

 

“是不是觉得比起无用的神明,还是我更厉害啊?”艾汀仿佛看穿了15诺的想法,不仅是眼神,连说话的声音都像毒蛇吐信:“但是突然把我打碎也太过分了,就算我想都死不了,也还是会觉得痛的啊。”

 

突然,艾汀的笑又变得愉快起来:“我给你们看一样好东西吧?”

 

好像他真的有什么礼物要送给他们,并满心期待着他们惊喜的反应似的,艾汀高高举起刚才还空无一物的手,不知何时从何处掏出来的“好东西”正握在他的手上。


看清那是什么的同时,一股与低温不同的寒意爬上v诺的背脊,身边的15诺不知不觉放弃了时刻能发起进攻的姿势,站直了身体死死盯着艾汀手里的东西。

 

一把精致程度堪称工艺品的银白色手枪,但并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装饰品,填装特殊子弹的话一枪就能轰掉一般使骸的躯干。是一行人从王都出发前不久才依照普隆普特的用枪习惯量身定制出来的专属武器,整个EOS都不应该存在相同的第二把。

 

v诺仿佛听到了什么紧绷到极限的东西终于被压断的声音。




-tbc-



改了很多次还是不满意的一段。

不知道怎么把脑子里的东西正确而完整地记下来。

我为什么不会画画【。

评论
热度 ( 10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