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NOCTIS(四)

注意事项:

1. v13诺克提斯x15诺克提斯亲情向?反正没告白没交往没车请自由心证。

2.v13诺是15诺未出生就夭折的哥哥设定,其余原作向。

3.因为处理人称很麻烦所以写得超级随便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篇正式的文,看的时候也请随便一点……

4.擅自篡改部分世界观。

5.ooc是肯定ooc的。


(一)  (二) (三)



 

特涅布莱这个昔日如仙境一般的国度,如今已经变得乌烟瘴气,不复之前的瑰丽雄奇,还留在这里的居民也大都是死气沉沉的模样,好像看不见未来还有什么希望。

 

继续前往帝国首都前,大家就在车站附近阿拉尼亚的营地里休息。

 

傍晚15诺独自去见了据说很想见他的露娜芙蕾雅的侍女,回来以后伊格尼斯问他准备什么时候去特涅布莱皇宫,他只是摇摇头,说不用去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能准备好的话直接出发前往帝都。

 

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神情复杂地看着15诺,不约而同地涌起想见见那位伟大的侍女的冲动。

 

——————————————————————————

 

今天没有人一起联机打游戏了,吃过晚饭后15诺找了个角落坐着发呆。

 

v诺凑近一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一朵吉尔花在手里——这种蓝色的小花儿在这还挺常见的——正无意识地摧残着它柔弱的花瓣。

 

v诺在他旁边坐下,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在用和以前不太一样的眼光看着15诺。

 

以前的话,15诺就是15诺,现在自己好像在观察活着的15诺和死了很久的自己的区别。

 

生与死的区别。

 

当然v诺不可能相信艾汀的鬼话,那个死红毛无非是想挑拨他嫉妒活着的15诺,然后为他所用帮他更进一步对付15诺而已,v诺不至于不清楚这一点。只是被他强调了那么多次,免不了也变得有些在意。

 

15诺伸手在v诺眼前晃了晃:“你想什么呢?”

v诺:“艾汀说的话。”

15诺:“那个变态混蛋……他跟你说了什么啊。”

v诺:“他说只有你出生太不公平了,我要是活着肯定比你厉害,要教我抢了你的身体夺回自己的人生。”

15诺:“真敢吹啊他。”

那些拼凑起来的画面又在v诺眼前自动播放起来,v诺笑了笑 :“是啊,说得跟真的一样。”

15诺:“不过说真的……你怎么想?”

“嗯?有危机感了吗?放心吧,就算要抢,那也只能是我们之间的争斗,我不会允许外人插手。”v诺的笑变得邪魅狷狂起来,明显带着调戏的意味。

15诺:“好帅,不愧是大哥——我不是说这个啊笨蛋!”

15诺的声音低了下来:“我是说如果你活了下来,会有怎样的人生之类的……”

v诺:“之前就说了没想过吧,你也不会想如果自己不是王子会怎样吧。我没能出生已经是事实,总想着得不到的东西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v诺:“拿不成立的假设跟你实实在在活过来的人生比较,然后说如果我活着一定比你活得漂亮,我觉得没有意义。”

“……但是,至少也有想做的事吧?”15诺认真的看着v诺,看他的表情,只要v诺说得出来,那他不论如何也要为v诺实现。

“嗯……”v诺伸了个懒腰,仰头看向夜空,好像在谨慎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

 

要说v诺完全不羡慕15诺也是不可能的,艾汀有一件事没说错,活着是件好事儿。就算是最近每天都过得够呛的15诺,肯定也觉得活着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可以吃伊格尼斯不重样的的料理,可以和普隆普特疯玩,可以和格拉迪奥切磋较劲,可以做那么多的事——就算现在暂时不行,只要还活着,总有一天可以再做到。

 

可以的话,谁不想活着呢。

 

但他既然从来没有真正的活过,他又怎么会懂得活着的人应该想做些什么呢?

 

过了好久,久到15诺都怀疑v诺是不是已经忘了他们正在聊什么了,才听到v诺回答:“我想钓鱼。”

 

15诺楞了一下,答道:“哦……那……等忙完了我们去贾迪纳玩吧?或者卡宴峡,你想去哪里?”

 

“你去哪我就去哪儿。”v诺的语气和15诺一样认真,容不得别人质疑其真实性。

 

从v诺有意识起,他就对自己的死亡事实有着清晰的认识。15诺八岁那年才第一次看见v诺,v诺也是那时候才第一次从15诺的眼中看见自己,他觉得自己和15诺是一样的,或者至少某些方面应该是一样的。比如在他们是同一对父母的孩子这个层面上,或者他们都是诺克提斯这个层面上。

 

如果他能出生在这个世上,他会和15诺一样认真努力地活着;但是他没有,那么,像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

 


 “诺克特,你在跟谁说话吗?”伊格尼斯的声音从两人的背后传来,他假设确实有谁在跟15诺说话,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发问。


“没,我自言自语而已。”15诺觉得这句勉强不算撒谎。


“这样啊。”伊格尼斯好像没有怀疑,因为他马上拄着盲杖往这边走了过来,15诺站起来去扶他。


伊格尼斯稍微纠结了一下,还是问道:“诺克特,你真的不用去一次特涅布莱皇宫了吗?”


这才是他们在这个站下车的目的来着,老实说,突然又说不用去了还大晚上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诺克特更让伊格尼斯感到担心。


“不用了,真的。”15诺轻声答道:“去了也是见不到露娜的。”


伊格尼斯一时语塞,想说什么,但15诺还没说完:“而且,露娜的侍女告诉我,我们小时候住的塔楼在上次帝国的攻击中整个塌下来,把下面的花园也烧毁了……”


15诺没有再说下去,伊格尼斯也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就算来到这里之前内心深处都在逃避承认现实,任凭来到这里就能再见面的错觉欺骗自己,实际上来到之后才发现,别说见面这种根本不可能的事,这里已经连纪念一下回忆中比较美好的部分的地方都没有了。

 

剩下的只有提醒他不好的回忆了。

 

15诺记得那天原本是父王启程回路西斯的日子,而他要继续留在这边休养,女王、瑞布斯和露娜都是来为父王送行的。

 

但突然间,特涅布莱的静谧就被帝国的军队打破了,女王为了保护瑞布斯倒下,父王为了保护不能行走的他肩上挨了重重的一剑,只能无视了瑞布斯的呼救仓皇地抱着他逃跑,原本跟着他和父王的露娜也挣开了父王的手,一个人留在后面。

 

15诺理解父王是不得已,也知道露娜是不想拖累他们才松手。毕竟帝国就是冲着路西斯王族来的,而露娜作为神巫血脉继承者,只要不反抗,帝国不会下杀手。

 

尽管如此,15诺对于自己没能救下露娜还是无法释怀。

 

他想过无数次再见面的时候一定要郑重的向露娜道歉,并且一定要变强到足以保护她。

 

现在他将永远不能对此释怀了。



-tbc-



评论
热度 ( 9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