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NOCTIS(三)

注意事项:

1. v13诺克提斯x15诺克提斯亲情向?反正没告白没交往没车请自由心证。

2.v13诺是15诺未出生就夭折的哥哥设定,其余原作向。

3.因为处理人称很麻烦所以写得超级随便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篇正式的文,看的时候也请随便一点……

4.擅自篡改部分世界观。

5.ooc是肯定ooc的,本质是我流吹诺了……


(一)  (二)



科尔将军那里传来了新找到的王墓的消息,15诺的伤也好了大半,大家气氛沉重地重新出发。

 

当格拉迪奥在火车上恨铁不成钢地揪着15诺的领子训斥他时,坐在一边的v诺恼火地啧了一声,15诺的身前突然绽开武器召唤的闪光,虽然只有一瞬,却把格拉迪奥弹开了。格拉迪奥吃惊地看向15诺,然而后者也是一脸不知所措的惊讶表情,但最后还是转身走开了。

 

格拉迪奥的怒吼只能阻止想追过去的普隆普特,对v诺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v诺跟着15诺走到一间没人的车厢隔间,15诺关好门低声问他:“刚才是你干的?”

v诺:“好像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15诺:“没事,是你就没什么……我以为是我自己失控了……”

v诺:“?被我控制就没关系吗??你失控又是什么意思?”

15诺:“不知道,只是做过一个不太好的梦……而最近很多事都很奇怪,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也变得很奇怪……”

v诺沉默。

15诺换了个话题:“格拉迪奥没有恶意,你不要生他的气。”

V诺:“哦。”

15诺挠头,有些不忿地说:“被他那样说我也很火大,但是……我还是需要有人像这样提醒我,而且那也是他们的职责。”

v诺把视线投向窗外:“我知道。”

 

就像早上再怎么想赖床,也还是会设一堆让第二天的自己暴跳如雷的闹钟那样。

 

15诺:“他说得也没错……我明明都懂,却无法下定决心……总是让别人对我失望,真是没出息。”

 

“说出来不就好了,伊格尼斯不是让你别一个人闷在心里。”v诺莫名地感到烦闷,明知道15诺是不会向别人说这种撒娇一样的话的。他说不出自己下不了决心的原因跟他们以为的不一样,说不出自己是怕有更多人——尤其是他们这些对他来说最重要人——因为自己受伤。

 

15诺:“我还是不知道天选之王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反而从小时候起,这个设定就经常给我和我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v诺听到15诺的呼吸仿佛压抑着痛苦似的突然急促起来,连忙把视线从窗外转回来,看到15诺不知什么时候把光耀之戒托在掌中,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样说道:“但是……大家都希望我能成为天选之王……如果戴上这枚戒指就能结束这一切的话……”

 

只是看着一枚小小的戒指,他却像站在深渊的边缘一般感到头晕目眩,似乎马上就要一头栽进无边的黑暗中去了。

 

v诺伸手覆在15诺的手上,遮住了那枚戒指:“不要看了。”

 

15诺像获救的溺水者一样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把戒指收了起来。

 

但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和笑容还是一样虚弱:“我会戴上它的,尽管不是现在……”

 

在卡塔纳提卡站下车后,15诺左右打量了一下通往矿井下面的楼梯和电梯井,脸色微变,然后找机会小声对隐匿在空气中的v诺说:“如果我变得很奇怪,你就控制这个身体来阻止我。”

 

v诺真希望他仔细讲一讲奇怪的标准到底是什么,他并不是每个晚上都会钻进15诺的梦里跟他唠嗑的,刚好错过了那个噩梦。

 

 

——————————————————————————

 

 

“你打算就这样进入王墓吗?你还有脸面对先王吗?你还打算继续这趟旅途吗?”格拉迪奥逼问着15诺。

 

v诺抱着双臂把脸扭向一边。

 

也许是15诺的回答让格拉迪奥突然想起数年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或许还想起了更早之前,自己的脸留下那道可怕的伤疤时发生的事,格拉迪奥明白过来,他的王和以前一样,比他们想象中考虑得更多。

 

为王者,不管承受多大的牺牲,都必须站在最前面,成为开拓前方的剑,成为追随者的旗帜,成为万民的盾。王并非缺少觉悟和勇气,而是正因为深知这一点,他的温柔与仁慈才更让他感到痛苦。

 

他也早该发现伊格尼斯对他的态度比以前更加温柔和有耐心了,而那并不是因为伊格尼斯总把他当小孩子来溺爱。自己原本也只是不想看到自己发誓效忠的王、自己的朋友总是那幅垂头丧气的模样,可却让他更加难过了啊。

 

“是我不好,我不会再说了。”格拉迪奥说。

 

v诺松了一口气。

 

 

————————————————————————-————

 

 

在矿井并没有发生15诺担心的事,因为不再和格拉迪奥闹别扭,大家的气氛也缓和了下来,事情好像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所以当15诺突然翻脸冲普隆普特挥拳的时候,松懈的v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可能就是15诺所担心的“失控”。等他弧过来,15诺已经在乘客恐惧惊奇的目光中把无辜的普隆普特撵到下一节车厢去了。

 

不好,万一真的打伤了普隆普特就糟了。

 

v诺刚想追上去,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主动出现在他眼前。

 

“抓到你了哦~”艾汀拖着令人恶心的语调说着,竟然掐着v诺的脖子把v诺举了起来,本来在现实中连15诺都碰不到他。四周的乘客对这一幕无动于衷,似乎不仅看不见v诺,也看不见艾汀。

 

“上次被你逃掉了呢,这次那个神巫小姑娘可不在了哟♪~”

 

纯粹的黑暗从艾汀身上汩汩流出,蛇一样顺着艾汀的胳膊缠上v诺,然后钻进他的身体。作为本该没有任何体感的亡灵,v诺第一次知道了锥心刺骨的痛是什么感觉。

 

“我看你和诺克特感情很好的样子呢,而且他叫你哥哥哦,你们是双子吗?他是在母亲的腹中杀了你才活下来的吗?真厉害啊那么小就有国王的样子了!你怎么能跟他那么好呢?弟弟活得这么开心,你却一天像样的人生都没有享受过哦?我教你怎么把他的身体抢过来好不好?”艾汀兴奋地说个不停。

 

“……闭嘴。”v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好凶哦~”艾汀夸张地叫着,松开手把v诺摔在地上。

 

v诺不会骂脏话,干脆咬着牙不出声,为此他集中精力对抗着席卷全身的疼痛。

 

“不要这么凶嘛,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哦?”艾汀歪嘴笑了笑,“你肯定会喜欢的,那是本该属于你的‘人生’嘛。”

 

v诺眼前一花,大量他记忆中不存在的画面在他眼前炸开:不认识的女人、眼熟但明显不是同一个人的男人、熟悉的宫殿里根本没发生过的事、见过但并不属于他的东西、没经历过的战斗、没去过的地方、没可能的背叛……他没有真正经历过的,波澜壮阔、精彩诱人的“人生”,就这样在短短几分钟内呈现在他的意识里。

 

亡灵不需要呼吸,此刻v诺却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气,火车里混合着灰尘、机油味和铁锈味的空气呛得他喉咙又干又痒。

 

“怎么样,活着的感觉是不是挺不错的?虽然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但还是会让人觉得活着真好对不对?我能帮你哦~”艾汀蹲在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v诺。“我啊,好像被诺克特讨厌了,所以你跟我做朋友吧?明明是兄弟却只有诺克特一个人活着不是很不公平吗?我帮你把你的东西全都抢回来嘛~”

 

“名字、身份、地位、荣誉,所有的那些期待和关注本来就该是你的;那些亲情、友情、爱情,本来你也可以拥有的!你甚至可以做得比他更好!原本这个世界等着的就是你啊~可现在所有好处都被诺克特独占了,大家都围着他转,你只能被他看到,只能跟他说话,所有人都不知道还有一个你存在,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那个没用的国王身上,根本不知道你其实比他优秀得多,很寂寞吧?很不甘吧?”艾汀挥动着双手做着煽动性演讲,全然不知听众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毫无预兆地,v诺一手撑着地,飞起一脚正中艾汀脸上——艾汀倒飞了出去,咣的一声糊在车厢门上。

 

嗯,艾汀能碰到他,他能踢到艾汀也是合情合理、理所当然的。

 

“叽叽歪歪的烦死了。”v诺站了起来,走上前去揪起艾汀胡里花哨的领子:“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轮到我问话了。”

 

“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目的?”v诺觉得自己好像就快接近什么真相了,但刚刚被强行灌进一堆垃圾信息的脑子有点迟钝,暂时理不出解决问题的关键。

 

对了。

 

v诺突然抓住了什么线索:“你……你为什么能碰到我?!”

 

“嘻嘻……哈哈哈哈……”艾汀笑起来也是阴森森的,令人不快。

 

火车发出一声巨响,猛然震动了一下,重新开动了。

 

“真是兄弟情深啊,好羡慕啊。”艾汀的声音充满恶毒的怨恨,那些恶意让他他突然像个气泡一样膨胀炸开,浓浓的黑烟瞬间遮蔽了v诺的视野。“不快点去阻止他吗?要是他清醒过来发现他最好的朋友被自己亲手杀掉了……会怎样呢~”

 

v诺一惊,挥散黑烟朝着刚刚15诺和普隆普特追逐的车厢赶去,连续好几节车厢都布满激烈打斗过的痕迹,看得v诺心凉了半截,打成这样了普隆普特的命还在吗?

 

这时一声惨叫从车厢顶上传来,然后瞬间被加速中的火车甩在后面——是普隆普特的惨叫!

 

v诺扑向车窗,什么都没看见,上车顶一看,行吧果不其然又是艾汀,他正把15诺敲晕,然后对着v诺弯腰行了个礼,消失在空气中。

 

v诺只犹豫了一秒,选择了先去叫醒15诺,这可是高速行进的火车顶上,万一一个急转弯被甩下去了……那倒是正好回头去找普隆普特。

 

这时v诺又碰不到15诺了——本来也碰不到,看来还是艾汀有问题。好在叫醒晕过去的15诺比叫醒熟睡的他简单,大点声喊就行了。只是这一耽误,火车就离普隆普特掉下去的地方很远了,超出了v诺能离开15诺独自行动的范围,想去确认一下他的生死都不行。

 

恐怕这就是艾汀想要的结果。

 

刚刚振作起来的士气转眼被新的焦虑不安取代,可这一次,当先是在通话中惊慌地告诉他们自己失手把挚友推下火车、然后经历了一场令人身心俱疲的车轮战,紧接着又消耗精力召唤了六神的国王陛下满脸生无可恋地回到军师与王盾身边时,连格拉迪奥都无法再责备他什么了。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