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NOCTIS(二)

注意事项:

1. v13诺克提斯x15诺克提斯亲情向?反正没告白没交往没车请自由心证。

2.v13诺是15诺未出生就夭折的哥哥设定,其余原作向。

3.因为处理人称很麻烦所以写得超级随便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篇正式的文,看的时候也请随便一点……

4.擅自篡改部分世界观。

5.ooc是肯定ooc的。


(一)



v诺现在出现的时间和能离开15诺的范围都很有限,他推测是水晶被带的远了的缘故。

 

15诺惊讶:“水晶还影响你待机时间的?!”

v诺:“可能在水晶附近睡久了被影响了。”

15诺:“原来你躲到那里去了?怪不得我找不到。”

v诺:“本来就是为了不让你找到才去的……”

 

看着v诺欲言又止的样子15诺以为他只是一如既往的话少,也没多想,就说那一起努力把水晶夺回来吧,也让你看看我这几年的进步。

 

15诺:“对了,你是不是突然比我高了?”

v诺:“我比你大四岁,这很正常。”

15诺:“小时候你明明跟我一样高的?都是大四岁那时候露娜就比我高很多!”

v诺:“小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比你大四岁啊?”

15诺:“……这都行?!”

v诺:“说不定露娜现在也比你高,你小心了。”

15诺:“哈?!!”

 

 

—————————————————————————————————

 

 

打泰坦的时候,15诺本来不是怕疼的人,但巨神直接在脑子跟他对话那种疼法实在是难以忍受,可能直接给他来一刀还痛快点。15诺完全无法集中精神不说差点连剑都握不住,疼到意识模糊即将被巨神糊一脸的时候他隐约听到v诺喊了句什么,然后身体突然就自己动了起来,闪避,还击,和大家配合熟练的进攻,等15诺缓过来,试炼已经顺利结束了。

 

三人都有发觉当时的诺招式比平时霸道,但那种状况估计是被更莽的巨神逼出来的,就没当回事。

 

晚上v诺没有出现,第二天15诺自己待着的时候他才出现了,15诺问昨天怎么回事啊?v诺说不清楚,突然就能用你的身体挥剑了,没给你留什么后遗症吧。15诺说没有,还有你昨天说了什么?我当时头疼没听清。

 

v诺:“随口喊了什么我哪记得。”

 

其实v诺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一着急喊了诺克特。

 

 

—————————————————————————————————

 

 

到了水都,没观光两天剧情突然过山车搞得大家都措手不及。

 

而艾汀居然能看见v诺,第一眼他还以为自己眼花看到重影了,接着大概猜到了是什么设定,眼珠一转嘲讽到真是遗憾,如果活着的是你,没准比这位趴在地上吃土的诺克提斯殿下更厉害呢,可惜现在你什么都做不了啊~还是消失吧。

 

他话音刚落,v诺周身被突然出现的黑暗包围,当15诺从撞击的眩晕中醒过来刚好赶上v诺被完全吞噬前最后一个画面,只来得及惊叫了声哥哥,紧接着就看到露娜那边艾汀捅了她一刀扬长而去……

 

等15诺悲愤地打完水神,精神和体力都严重透支直接失去了意识,露娜给他读条最后一个治愈术的时候,v诺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伴随着金色的光芒被从黑暗中释放了出来。

 

v诺感觉露娜芙蕾雅在看着自己,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看到自己。

 

具体来说,露娜芙蕾雅仰着脸向着v诺的方向,但她的眼睛正在失去光芒和焦点——她的生命力快随着血流尽了,理论上来讲这时她应该已经看不见什么了。

 

但是她显然是在对着v诺说话:“请求您……” 

 

巨神和水神的怒吼响成一片,v诺听不清,赶紧蹲下。

 

她说:“请不要让他一个人……不要让诺克提斯殿下……一个人……”

 

v诺点点头,怕露娜芙蕾雅看不见,又说:“嗯。”

 

 

—————————————————————————————————

 

 

15诺觉得自己要溺死在梦里的时候,有人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拎了起来。


父王说在他自己的梦里他就是国王,但他也不是每次都能凭自己的力量成功摆脱梦魇,他失败的时候,v诺从来都是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截断他的噩梦 。


15诺睁开眼,v诺坐在床头,跟他比着噤声的手势然后消失了,坐在沙发上的伊格尼斯也马上察觉他醒了,便过来跟他说话。

 

等伊格尼斯走以后v诺才回来,15诺低头不知道是盯着手账上的吉尔花标本还是盯着手里的光耀之戒,v诺下意识想给15诺拍拍背摸摸头什么的,但手伸出去又想起这是在现实,摸也摸不到的,就算了。

 

15诺不会在v诺面前隐藏情绪不代表15诺总会跟他哭诉什么,沉默地坐在一起就是15诺笑不出来的时候他们之间最常见的相处方式了。

 

实际上,15诺需要的也就是“不加掩饰”这个状态而已。

 

他不能时时刻刻都绷紧神经保持符合王族身份、无懈可击的姿态,但如果在其他人面前表露太多倦怠的情绪,爱操心的伊格尼斯免不了又担心个没完;急性子的格拉迪奥大概又要说他觉悟不够;而和普隆普特在一起的时候他选择暂时忘掉所有那些沉重的东西,当一个为一些傻事发笑的普通青年。

 

v诺知道15诺长久以来面对的那种如同一座山在自己面前缓慢崩塌却避无可避的压力,他身后还有成千上万只手推着他向前,他只能不断挣扎避免被淹没。他会觉得累,会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而懊恼丧气,似乎只有面对v诺时,他可以是完整的自己:一个尽管疲惫又狼狈,但永远记得自己是谁的年轻的王。

 

他偶尔想歇一会儿,但他从未真正想过逃避,他知道自己终会继续前进。

 

 

——————————————————————————

 

 

所以伊格尼斯第二次来看15诺的时候问他要不要放弃旅途,15诺仿佛被冒犯了一般瞬间跳了起来。

 

他宁愿伊格尼斯一如既往苦口婆心地劝诫他要有自觉。

 

这次v诺一直靠在窗边没有离开,结果伊格尼斯临走的时候似乎往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让v诺觉得有点不自在——最近能察觉到自己存在的人是不是变多了?

 

仔细一想伊格尼斯戴上戒指时好像就看到过守在15诺旁边的v诺了,虽然他很快就跟艾汀打得不可开交,但有那么一瞬间,伊格尼斯确实对着他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怕不是以为15诺已经死得灵魂都飞出来了。

 

15诺真的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父王和露娜的死就像一直在自己面前摇摇欲坠的那座山终于彻底崩毁,他还在忙着把自己从土堆石块里挖出来,就发觉已经有什么更具有威胁性的东西悬在了自己头上,他看不见那是什么,却能感到那东西带着不详的气息在自己身上投下浓得化不开的阴影。

 

“怎么了?”v诺问他。

 

15诺又掏出光耀之戒摊在手上:“我在想……这枚戒指意味着什么?”

 

“路西斯王位正统继承人的证明,戴上它可以从历代路西斯王那里得到封印其中的强大的力量……”15诺背书一样念着光耀之戒的设定。

 

“没有资格的人戴上它,会立刻遭到先王审判的灼烧。”v诺接了一句,他亲眼见过瑞布斯上一秒还志得意满,下一秒就倒在地上惨叫的模样。

 

“我知道它有很强的力量,也知道它是王室的象征,但我以为说到底这也就是一枚……祖传的魔法戒指而已……”15诺声音中淤积了几天的颓丧消失了,似乎是一边思考一边得出结论那样慢慢说着:“我知道大家都在期待着我戴上这枚戒指成为真正的王,但是……天选之王究竟是什么?”

 

“从小就有很多人来教我该怎么成为一个好国王,但没人告诉过我天选之王和普通的路西斯王具体有什么区别,连老爹也没有说过。”

 

“如果这是一个值得骄傲的身份,为什么每次提到时,他脸色总是很可怕呢……以前我以为那是因为我不争气,远远达不到天选之王该有的水平让他失望了……路西斯的国王只有前任死亡才会换代,我其实很想快点长大替他分忧,但又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15诺说着,脸上是陷入回忆的表情。

 

v诺没有打扰他,也没吐槽普通的路西斯王这个明显有哪里不对的发言。大概过了两三分钟,15诺回过神来继续说了下去:“你不觉得,老爹和露娜……大家为了保证我能戴上这枚戒指,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吗?”

 

“可能我也确实太没用了,总是被别人保护着……但是……国王再怎么厉害,我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从帝国手中夺回水晶和国家吧?我是说,虽然我还有你和他们三个,但是,就算是老爹那样了不起的国王,也是率领着王之剑和军队跟帝国打仗的吧。”15诺困惑又烦躁,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的意思是……他们给我的感觉好像……好像只要我戴上戒指,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似的。”

 

v诺回想了一下,伊格尼斯付出失明的代价换来的短时间内战力提升确实可观;那个叫尼克斯的王之剑戴上戒指也翻天覆地地闹了一场;父王戴上戒指后以魔法屏障保护了王都十几年;那身为天选之王,血统纯正的15诺戴上戒指的话,真的能得到在能在世上为所欲为的力量也说不定?

 

等等,v诺皱眉,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点……

 

但15诺打断了v诺的思路:“要不就是,他们确信有一件只能由我去做,也只需要我去做的事在等着我……不只是打倒帝国夺回水晶和路西斯这种……而是只要我一个人,只要我戴上戒指就能轻易办到的……”

 

“那件事如此重要,他们就算赌上性命也要保证我能去完成它……大概……那才是天选之王的真正使命……”

 

“可伊格尼斯为什么要让我放弃……我还会失去什么……”

 

15诺抬头看向v诺,蓝灰色的眼睛里闪着某种润泽的光芒,他的声音突然微微颤抖起来:“你说,他们希望我去和什么战斗? 我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tbc-


注:

v13时期诺克提斯设定是24岁,身高180cm

15时期变成20岁,身高176cm

评论
热度 ( 21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