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NOCTIS(一)

注意事项:

1. v13诺克提斯x15诺克提斯亲情向?反正没告白没交往没车请自由心证。

2.v13诺是15诺未出生就夭折的哥哥设定,其余原作向。

3.因为处理人称很麻烦所以写得超级随便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篇正式的文,看的时候也请随便一点……

4.擅自篡改部分世界观。

5.ooc是肯定ooc的。


15诺八岁遇袭那次濒死体验以后,突然能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有自己能看见的“亡灵”。

 

最开始15诺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但是v诺除了长相,性格显然跟他不一样,15诺问v诺是谁,v诺说自己是本该在他之前出生的孩子,但是没能出生就死去了,如果自己活着,诺克提斯本来应该是他的名字。

 

15诺:“那就是……我哥哥?”

v诺不置可否。

 

15诺又怀疑自己精分了,不敢跟别人说也不敢问父王,怕自己疯了也怕自己虽然没疯但被当成疯了。

 

v诺:“你除了我还能看到别人吗?”

15诺惊恐:“还有别人在?!我看不到啊?”

v诺:“说明你没疯。”

 

虽然v诺说了好像很可怕的话但其实他并不可怕,15诺八岁才能看到他但他已经存在很久了,连诺自己都记不太清的小时候的事他都知道,也知道王宫里很多一般人找不到的地方,15诺直接叫v诺哥哥,但v诺从来不叫他名字,也不叫他弟弟。

 

反正他说话只有15诺听到,肯定不是跟别人说的。一定要叫的时候就是“你”和“喂”

 

总之多了个哥哥15诺还是挺开心的,除了去特涅布莱的时候v诺说自己不能离开王宫没跟去,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一起,偶尔被伊格尼斯发现他好像在跟谁说话就卖个萌假装是在跟卡班库尔说话蒙混过去。

 

出于自尊、出于身份、再加上性格使然,15诺大部分的感情都是闷在心里死都说不出来的,哪怕是对着至亲的父王、亦兄亦友的伊格尼斯格拉迪奥以及后来唯一的挚友噗噗。不吃蔬菜和不爱整理房间算是他为数不多,不会给别人带来实质性灾难的任性,最后的最后一句我喜欢你们和果然还是很难过就已经是他语言表达能力的极限。

 

太多话他不想说也不能说,而只要他不说出来,大家就算心中理解他的感情也无法安慰他,自以为是的劝慰无异于藐视他的觉悟和尊严。

 

只有v诺不用他说也会知道,15诺小时候的孤独,对父王可预见的死亡的害怕,对继承王位的压力,对天选之王这一使命的迷茫,他所有的软弱和坚强,v诺全部知道。

 

15诺有时觉得,比起哥哥,v诺更像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但又确实不是自己,让15诺既可以像和自己相处一样对他毫无保留,又不会像和自己相处一样无聊。即使v诺比15诺还要不善言辞,有v诺在的空间里,有种和朋友们相处时不一样的安心感。

 

 

———————————————————————————

 

 

15诺大约十一二岁的时候问v诺:“你以前说如果你还活着,诺克提斯本该是你的名字,是不是我现在的人生,天选之王的名号,本来也都应该是属于你的。”

 

v诺一愣:“……我没想过。除了名字是父母起的,你的人生都是你自己活过来的,跟我没关系吧。”

 

15诺沉默良久小声地说怎么会没关系,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不都有你陪着吗。

 

v诺:“……你不用觉得亏欠我,我没能出生又不是你的责任。”

v诺:“现在我不用背负你所背负的东西,却像我真的活着一样分享着你的人生,其实是我赚了你亏了。”

15诺:“你要是真的活下来了多好。”

v诺随口答道:“那可能就没有你了哦?”

15诺:“没关系啊,反正现在他们希望我做的事,你肯定都能做得比我好……”

 

因为受过重伤,痊愈了的15诺也还是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魔法。虽然没有告诉过15诺,但v诺听一些上了年纪的大臣说过,父王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可以轻松支撑起一队人进行武器召唤战斗了。尽管15诺在别的项目上表现不差,使用魔法才是路西斯王族的标志,这一样做不好,让人多少有点担忧他是否真的有成为王的资质。

 

最后v诺说:“别说傻话了,你既然出生了就好好活下去。”

 

 

——————————————————————————

 

 

有天15诺问v诺现在自己认字多了要不要给他起个狂霸酷炫的名字,但v诺拒绝了,特别冷漠地说我不需要。

 

然后15诺没有跟v诺商量就决定鼓起勇气去问问父王关于“哥哥”的事,父王很惊讶,说确实有过未能出生的孩子,问他怎么知道的。

 

15诺说梦到过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确实他第一次见到v诺就是重伤昏迷中梦到被袭击的那个晚上,然后听到v诺说不要到这边来快回去,最后v诺牵着他的手带他找到了卡班库尔才醒过来的。

 

不过他没有告诉父王梦到以后现实里就一直能看到了。

 

然后15诺问你们有没有给“哥哥”起过名字,父王十分遗憾地说我们直到失去他的时候才知道你母亲已经有了第一个孩子,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应该比你大四岁……原来和你一样是个男孩儿啊……名字的话,我和你母亲倒是早就决定好如果是男孩就叫诺克提斯,但那一次都没来得及用上。你出生的时候我们曾经犹豫要不要给你另起名字,最后还是决定就叫这个名字,仿佛也是那孩子生命的延续……你会反感吗?

 

15诺摇摇头:“不会,抱歉……提到了您的伤心事。”

 

父王在15诺走之前又问他,你的“哥哥”跟你说了什么吗?

 

15诺想了想,捡了一句最近听到的告诉父王:“他叫我好好活着。”

 

父王心下一惊,但脸上还是欣慰又慈祥地微笑着说真是个好哥哥啊,太好了。直到目送儿子走出去关上门,才露出特别悲痛的表情。

 

 

————————————————————————————

 

 

15诺特别开心,想要回去告诉v诺【诺克提斯】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可v诺不见了。

 

本来v诺也没有24小时都跟在他身边,但也没超过一整天都不见踪影,这次15诺里里外外找了一圈,突然感觉到这次v诺大概不会再回来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v诺生气了,还是发生了什么让v诺再也回不来的意外,就很茫然,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以后好几年他都没再见到过v诺,要不是假装无意跟父王提了一句小时候问过“哥哥”的事,父王也接上了话,15诺简直要以为v诺是自己小时候的幻觉了。

 

 

————————————————————————————————

 

 

一直到王都沦陷那天,15诺久违地梦到了v诺,已经长得和自己一样大甚至还比自己高了点的v诺和他一起站在变成一片地狱般的火海中,15诺一脸懵逼地问v诺这是哪儿发生了什么你到哪里去了,v诺的表情阴沉得可怕,眼里映着火光,握着双拳不说话,好像听不到他的声音一样。

 

结果15诺醒来以后就听到了王都陷落的消息。

 

那之后又过了几天,父王离世的消息得到科尔将军的证实,15诺又在将军的监护下拿到了第一把属他于的,世上只有在位的路西斯国王一人才能使用的幻影剑。

 

晚上他又梦到自己回到了v诺消失的那天,当时他总不能在王宫里喊着自己的名字找另一个只有自己能看到的人,但在梦里就没关系了,十二岁的15诺在空无一人的宫殿里跑着找v诺,喊着属于自己也属于他的名字。最后终于在自己小时候的房间里找到了v诺,没忍住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

 

两人像小时候一样坐在床脚的地毯上说话,v诺跟15诺道歉,说自己听到15诺去找父王问自己的事,没听完就逃跑了,躲起来一睡八年。

 

因为v诺其实是擅自把【诺克提斯】当成自己的名字,倒不是想跟15诺抢,只是希望这也曾经是他的名字,他从未真正出生,除了知道谁是自己的父母,再没有别的跟他们有关的记忆,这个名字是父母能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如果知道这个名字其实从来不属于他,就好像他跟父母和15诺没有了任何联系一样。

 

王都被攻击的时候v诺从沉睡中被惊醒,因为不知道15诺已经被父王送走了,便在王宫里到处找他,然后想着父王肯定知道就去找父王,虽然从父王和露娜的对话知道了15诺已经离开王都,但最后却目睹了父王为了掩护露娜逃走被杀死的场面,眼睁睁地看着往日和平繁华的殷索姆尼亚一夕之间变成废墟。

 

15诺听着听着头越来越低,有透明的水珠随着他双肩的颤抖掉下来渗进地毯柔软的纤维里,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正在无声而彻底的爆发。

 

v诺揉了揉15诺的头,暗自叹气。15诺绝对比平时看起来的样子更有自觉和责任心,所以,当他失去了什么时,比起倾向于锁定仇恨目标的v诺,他更容易先以自责来惩罚自己。

 

比如没有考虑到v诺的心情就去问了v诺不一定想知道的事;比如被魔法壁障消耗得已经很虚弱的父亲在为了保护自己而战的时候,自己却在天真地做着战争即将结束的梦;比如丝毫没有察觉父亲告别时的不舍和郑重,轻率又不耐烦地离开了他……如果自己再强大一点,如果自己足够聪明,如果自己再努力一点……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不是你的错。”v诺觉得自己的安慰总是过于苍白。

 

而他本可以陪着15诺面对这一切的。

 

V诺隐约觉得这个时候的气氛应该来一句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但他并说不出口。



-tbc-

评论
热度 ( 24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