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

【题目什么的请自己考虑】

【题目什么的请自己考虑】



*荣耀大陆企划
*无cp
*言不达意语死早
*奇怪的坐骑视角
*15号前跪求去微博点赞
http://m.weibo.cn/3517853022/3655067397495416?sourceType=sms&from=1041195010&wm=4251_0002




荣耀大陆第九世纪末,诸国战事愈紧,对嘉世帝国的关注也少了,只知道近年来内乱似乎平息了不少。摄政王频频发布安民通告,宣称孙将军勇武,肖军师多谋,大家要为国家多多贡献资源,好让嘉世下个纪元重新参战。


“呸,睁眼说瞎话,不要脸。”老板娘一把撕下那张吹得天花乱坠的告示,团起来扔掉了。


嘉世帝国眼下的平静,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兴欣肃清了大部分的起义军。当然兴欣不是要帮助嘉世,而是在和嘉世抢,抢时间、抢资源、抢领地、抢支持者,只要是能抢的,兴欣绝不会跟嘉世客气,多打败一支起义军,兴欣的力量就可以多强一分。

渐渐的,嘉世面前的敌人只剩下了兴欣这一支起义军队伍。连我都知道嘉世对兴欣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获胜,依我们老板娘的性格,就更不顺眼嘉世这种还没有正式开打就自称必胜的态度了。


“我对你们有信心!”老板娘豪气冲天地对叶修说。


叶修正拿着软布擦拭千机伞的藏剑,听了老板娘怒撕通告的壮举和令人感动的宣言,只是淡定的说了声“谢谢”。

似乎还有一声轻不可闻的“呵呵”?

老板娘也是被嘲讽出经验的人了,能看得出来叶修的意思大概是“如果撕通告这种幼稚的行为可以让你感到身心愉快那你尽管去好了大家绝对不拦着你为美化环境做贡献”。

老板娘还没来得及发作,伍晨突然跑来报告说发现了可以讨(qiang)伐(jie)的目标,于是叶修立刻收了千机伞,点人手,牵坐骑,眨眼间营地就空了一半。

****************************************

我载着全副武装的叶修——也就是君莫笑——跑在队伍最前端,这是出发,等我们回营的时候,他又会让我放慢速度吊在队尾。他要对整支队伍的胜负与安全负责。


“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啊!这回印山贼们押的货物里有我们急缺的材料,要是得到了,可以大大提升我们的实力,对日后攻打嘉世帝都也大有帮助!”君莫笑喊了几句算是战前动员,随后就带头冲向已经聚集在印山山脚的各路人马。


包子入侵总觉得我要是匹马就好了,这时候一扬蹄子嘶鸣一声绝壁把君莫笑衬得英武不凡。可我听着敌军中此起彼伏的“君莫笑来啦!!!”,就深深地觉得什么衬托都是多余的。

至于包子入侵后来怎么把一头冷高的独角兽从几次求我把它咬死的坚贞不屈训练到节操全无,那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君莫笑最擅长的是贴身快打,所以他要是参战而非指挥的话,我反而可以闲在战圈外围咬人,跟偶尔上阵的老板娘同属于“在不伤到自己人的前提下随意发挥”的划水方阵。

不过君莫笑这个人,不管是废话很多的剑客、面相奇特的魔术师、还是一脸奸笑的精灵、强迫症的牧师,都可以今天生死相向,明天称兄道弟;这个“自己人”到底要怎么算,我总是不太清楚。

除了嘉世帝国。

嘉世是敌人,我才有普通土狗那么大的时候,老板娘就指着嘉世帝国的旗帜教导我,除了女将苏沐橙,嘉世帝国的人都是渣渣,见着了就往死里咬,千万别客气。有朝一日我兴欣大军杀进帝都,誓要斩尽嘉世狗。我嗷几声以示赞同,老板娘就会满意地多赏我几块肉。

而叶修表面上是没说什么,但是他偶尔得闲,倚窗遥望着嘉世帝都的时候,眼神总是特别深邃,表情也时而惆怅时而怀念,精彩得很。

他对付嘉世的军队跟他对付别的军队一样不遗余力,可我总觉得他这份冷酷无情就是控制了感情的结果,不像对其他对手那么自然。对于一只狼来说这种思绪过于复杂了,我把这个想法转让给包子入侵的那只独角兽以后便不再理会。

独角兽思考过后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也许叶修追求胜利的心固然是纯粹的,但是对嘉世有着难以割舍的特别的感情吧。”

……我想说你来兴欣才几个月我都不懂的事儿你懂个屁……


我只知道君莫笑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一叶之秋的时候,君莫笑楞了好一会儿,说看到一叶之秋拿着却邪站在我面前我还真不习惯,然后他就在众人的狂笑中把一叶之秋揍了一顿,老板娘一边笑一边红了眼眶。

我知道叶修现在是君莫笑是我的饲主,孙翔是一叶之秋是兴欣的敌,这就够了。


君莫笑带着兴欣又赢了一局,我们得到了需要的材料。撤退时我们照例殿后,临走他还怒刷了一把仇恨,气得那些老对手火冒三丈却又拿他没办法。

叶修在工坊里对着千机伞敲敲打打地折腾了几天,出来以后笑得一脸轻松,把焕然一新的千机伞丢给老魏鉴赏,老魏勉强表示了一下赞许,板着脸说总算有点长进了。

叶修一秒变嘲讽脸:“这么多年赶不上哥的一点点长进,你对自己感到绝望了吗?”
老魏正色道:“时机已到,择个良辰吉日出兵吧,兴欣有我相助,嘉世已是囊中之物,let's go!”

老板娘开始翻看黄历,与嘉世的决战,近在眼前了。

******************************

第九世纪末,兴欣起义军攻破嘉世帝都。

当时天空战云密布电闪雷鸣魔法斗气惊天动地自然不必说,令我吃惊的是半空中各种远程监视用的阵法、水晶球、灵兽,大半都不是嘉世布防用的,而是来自世界各地。从数量上看,这是整个大陆的国家都在视奸我们攻打嘉世啊!我紧张得差点忘了怎么走路,早知道昨晚老板娘帮我梳毛的时候我就不躲了!


兴欣为了这一战准备了太久,而今再没有谁能阻止君莫笑的脚步。

我听到倒下的人里有人声嘶力竭的喊:“叶秋!你不是嘉世的王吗!你不是我们的王吗!为什么要背叛我们!叶秋!!!”

君莫笑早就冲出百米远,什么都没听到,倒是老板娘中气十足的吼道:“是嘉世先背叛了叶秋!不服找陶轩算账去!他现在是叶修!是我们兴欣的人!!!”

老板娘这一叫可不得了了,兴欣的人全都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叶修是我们兴欣的人!”响彻云霄。


等我们清掉所有杂兵,包围了最后一间宫殿,里面还站着的只有三个人了。

君莫笑,小手冰凉,还有一叶之秋。

抱着权杖赖在王座上的陶轩就不用算进去了。

君莫笑和一叶之秋皆是重伤,却都还有再战三百回合的气势,尤其是一叶之秋,睚眦欲裂,不顾却邪已经布满裂痕就要再次扑向君莫笑。


——“这江山,不是一人一矛就能守住的。” 君莫笑突然说。

一叶之秋的攻势一下就止住了,他沉默了一下,说:“你说得对。”然后转身就走。王座上的陶轩喊了起来:“你干什么!不要走!杀了他我们就赢了!”

“这江山,不是一人一矛就能守住的。”一叶之秋说,叶秋一个人的时候守不住,我一个人也守不住,你陶轩一个人更不可能守住。

一叶之秋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们想拦,君莫笑却示意我们别管他。

“叶秋!你……”陶轩似乎还有千言万语要说,但老板娘可不想听了,她拍拍我的头,指向陶轩。我便一跃而起,却见陶轩扳动机关滚进了王座下面的暗道,靠,真扫兴。

老板娘立刻招呼众人掘地三尺把陶轩挖出来,却被一声“算了吧。”叫住了,君莫笑合起千机伞收起武装,朝着众人笑道:“我们赢了。”

瞬间我们爆发出的尖叫几乎把宫殿掀了,老板娘搂着寒烟柔哭了起来,还站不起来的包子入侵躺在地上跟着乱喊,老魏把兴欣的旗帜绑在死亡之手上,各种狂喜乱舞。

叶修松了一口气,很放心地两眼一闭倒了下去,吓死一大片不明所以的人,以为他这就寿终正寝了。好在只是累坏了,老板娘安排人看护以后,就要忙着替他处理兴欣建国的各种事务了。


从今以后,兴欣不再只是一家客栈,而是一个国家,在荣耀大陆上占有一方土地,被其他国家认可。这万里江山皆以兴欣为名,这万千子民皆以兴欣为荣!




我想剁手……

评论
热度 ( 2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