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永远的万事屋




坂田银时嘴角抽搐地打量着四周。


【歌舞伎町跟平常不太一样啊……等等这也不一样得太明显了啊喂!整个江户都跟平时不一样不是吗?这一片荒凉的景象是要闹哪样?是工作人员拿错了背景板还是我走错片场了?】


不远处,似乎是正在交谈的三个路人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的吐槽似的一齐回过头来。视线相触的同时,四人都表现出了程度不同的惊讶:
 
 
——“是你?!!!” 

——“旦那?!!” 

——“银时?!你…………” 


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又遇到了让他有点笑不出来的怪事。 


——“多串君?总一郎君?假发?你们在玩什么cosplay啊!”

——“这不是cosplay。”

失去了标志性m字刘海的土方十四郎冷淡地反驳道。

——“不是才怪!我一瞬间都以为高杉那货戴假发了!”

和高杉晋助一样用绷带遮住左眼的桂小太郎像往常一样强调了一句“不是假发是桂”,然后以一种让坂田银时听了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的怀念语调叹道:“银时,你…还是没变啊……”

【什么状况?拜托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为什么熟悉的东西都不是熟悉的样子?我知道这时候应该狠狠吐槽一发但是这个梗我不行啊果然吐槽还是……】 

——“……银桑…………” 
——“银酱!” 
——“汪!”


突如其来的冲击把坂田银时撞了个趔趄,但是他内心反而突然有了“找到立足之地了”的感觉。

在这个散发着陌生的气息的歌舞伎町,他一直有种微妙的不适感,那种感觉像压在心头的阴霾,令人讨厌却无法驱除。但是这个突然扑过来抱住他的人和那个只是目瞪口呆站在一边的人,即使样貌发生了远超cosplay程度的改变,也可以让坂田银立刻找到归属感。 

——“神乐!你…”

遗憾的是坂田银时没能把后半句话说出来,因为某只白色凶兽亲切地咬住了他的头,亲切到有血顺着他脸颊流了下来。


当时坂田银时想说的是:“你快放手啊我要被你勒死了!” 



*************************************************

——“……就是…这样的状况。”

志村新八结束了对这个未来世界的说明,和神乐一样低着头坐着,两人都是一副难过的表情。

因为在这个未来的世界,坂田银时已经不存在了。

先别管是不是有平行世界这种设定,一般来说知道自己的死期决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坂田银时似乎抠着鼻孔就轻松地接受了。

——“还真是乱成一团的世界呢,啊啊,真是比废柴中学生的卧室还要糟糕。”

——“你吐槽也要看下气氛好吗!我们可是难过得要哭了啊这时候该进入说教模式好好安慰一下我们才对吧!”

志村新八霍地站了起来,握成拳的手微微颤抖着。

——“哎呀……没有我你们不也很精神地活到现在了?新八也长了一张眉毛和眼睛距离很近,看起来很可靠的脸;神乐也终于发育完全变成了大美人,定春还是那么凶残地问候了我。刚才多串君也说你们吧万事屋经营得很好,这样不就很好了?”

【我不在了以后你们仍然好好的活着,这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棒的事啊。知道了这个即使要死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啦。】

坂田银时不禁露出笑意,但立刻就变成了得意的坏笑。

——“但是,原来你们那么崇拜我啊?神乐你的裙子是在模仿我的衣服的花纹吧,新八你在学我带着洞爷湖呢。”

志村新八和神乐的脸都红了,一齐大声喊道∶“谁会崇拜你这个天然卷废柴大叔啊!”

确实两人都打从心眼里信任这个天然卷,这个人直到死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这种外表上的模仿不仅出于对他的怀念,更出于对他的憧憬。不知有多少次,遇到棘手的事情他们会想如果是银时的话会怎么做,仅是这样的思考就让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变得更强大。

但是这种事谁会说出来啊混蛋!

——“算啦算啦,崇拜我的话要趁早告诉我呀,我会给你们签名的啦。现在就有这个机会哟,扑到我怀里痛哭流涕地表达爱慕之情也是可以的哟。”

坂田银时果然张开双臂,一副“便宜你们了”的样子。

志村新八和神乐都想干脆把这个不要脸的天然卷一拳打飞算了。

但是跟记忆中关于他的最后一个画面比起来,现在他是这样活生生地坐在他们面前,银发天然卷,一双死鱼眼,无伤的身躯,胸腔中的心脏仍然充满活力地跳动着。

两幅画面对比鲜明得让志村新八和神乐的眼睛都刺痛起来。

于是两人果断扑进了坂田银时的怀里,仅限此回地把坚强扔到一边,像是发泄着无从诉说的思念和委屈那样,放声大哭。



****************************************
伴着不太清脆的一声响,志村新八的眼镜被踏成碎片。

在对手轻蔑的嘲笑声中,他只是冷静地拿出备用眼镜戴上。

他希望能让坂田银时知道自己变得更坚强更值得信赖了,希望能为他分担一些肩上的重量而不是只是他肩上的重量的一部分。

人真正变强了才会知道“因为有想要保护的东西所以要变强”,不是一句扯淡的漂亮话。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他可以亲自告诉坂田银时,一直追逐着他的身影,让自己变得有多强。

一想到这点志村新八就很燃。

——“所以……要笑的话就趁现在吧,你们能一击得手是因为我今天见到了某个很久不见的人,有点兴奋过头了呢。现在我的状态,好得不得了啊!!”



************************************************************************

坂田银时最后还是要回到他所在的“过去”,不回去不行。神乐知道的。

那是属于“过去”的坂田银时,“过去”还有不成熟的她和新八在等他,所以一定得回去。

【没关系阿鲁,银酱你看我们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所以请放心吧阿鲁。】

【坚强不是不再思念再也见不到的人,而是思念再也见不到的人的时候能开心地笑起来。银酱好像是这么说过的阿鲁,跟银酱有关的回忆全是一些蠢事,怎么可能不笑嘛。】

能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他一次,能再与他并肩战斗一次,已经是求之不得的限量版特典了。

好好珍惜这一次就行了吧。

神乐笑了,笑着举起手中的伞。

——“臣服在我的力量下吧!愚民们!”



另一边,冲田总悟甩去刀上的血,不由得也笑了,不过是与他清秀外貌不同的恐怖笑容。

——“真是很久没看到那个醋昆布女的MAX状态了,好想跟这样的她交手看看,所以杂鱼们快点去死吧。”

【谢谢你啊旦那,这回可得把欠你的人情一口气还光才行啊。】


**********************************************************

——“你又来送死了。”

坂田银时其实很烦这些自以为是的BOSS,再会拽词儿最后都还是化成主角的经验值不是吗?即使“未来的坂田银时”死过一次又怎样,同样的招式不会有效两次没听说过吗。

——“废话太多会咬到舌头的,蠢材。”

他大步冲上前,耳边是疾跑时的风声,手上传来兵刃相接的震动,心跳得如同战鼓擂动。

他的双瞳再次染上赤红。





白夜叉。

*********************

坂田银时其实不喜欢这个名号,这么凶残的名字会把漂亮姑娘吓跑。


但是如果这是可以震慑敌人,可以保护自己的同伴的名号,背负它也无妨。


总有人一脸“我知道你哦”的得意表情白夜叉白夜叉地叫他,好像他是什么隐藏的大魔王似的。其实他只是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总是没钱交房租,一直没有女朋友,一把年纪还喜欢看周刊少年JUMP,喜欢甜食到濒临糖尿病的程度的一个MADAO而已。


那种吵吵闹闹但还算充满LOVE&PEACE的生活,跟白夜叉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

知道白夜叉,又知道白夜叉是为了保护同伴才存在的人,桂小太郎算一个。

所以他就从没喊过坂田银时白夜叉,也不喜欢听到别人这么喊。

——“别一个个都自以为的很懂的样子,明明根本不知道白夜叉之名的真意,不要随便喊!”

【银时啊,我们虽是同伴,却各自有着不同的目标。只有你没有任何野心,纯粹只是为了保护什么而战斗。这次也不例外……不,这次就让我们也来保护你吧,银时。】



——“狂乱的贵公子,桂小太郎,参战!”



****************

——“放心吧,近藤老大。”


土方十四郎说着,完成了对佩刀的保养,站起身准备出发。


——“万事屋向来言出必行,没问题的。”


土方十四郎最后一次跟坂田银时一起喝酒的那个晚上,坂田银时曾笑着说,万事屋说道就要做到,只要委托没有完成,我就算死了都要从坟墓中回来,彻底解决委托以后再去冥府报道。


但是后来土方十四郎把酒瓶摔碎在墓碑上,坂田银时的坟墓也没有裂开。


【明明是把过去的自己叫来充数,说什么从坟墓里爬出来啊白痴,蒙小孩呢你。】


——“喂,这次可别挂了,你家丫头不开心的话,总悟那混小子也是一副臭脸啊。”


——“哈?万事屋的任务完成度可是百分之百!你们这群没了我连个boss都打不下来的饭桶才要小心点!免得老子死了都不得安息啊!!!”


“过去”的坂田银时一脸“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的欠打表情。



果然回忆是会美化过去的骗子,那个连自己的死都可以拿来吐槽的坂田银时哪有那么可靠。


【但是……不是这样,是你死了才发现,不仅你愿意为他人牺牲,也有很多人不知不觉中也变得愿意为你而死。啊,看来是没传达到呢,算了……“不要死”这句话,会有别人对他说的吧。】


********************* 

只要不死的话,任何事都可以熬过去,任何事都会有结束的一天。 


——“所以不要死哦,不管是怎样辛苦的战斗,不管是怎样痛苦的经历,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哦。活下来的话,一定可以遇到美好的事的!比如美人和美酒!还有jump!”


不记得是哪一次,坂田银时曾这样一本正经地教育过神乐和志村新八。


这都是他从自身的痛苦回忆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吧,他不希望神乐和新八也经历那些,就算有不得已经历的时候,至少不要像他当初那么狼狈不堪。





在最后的时候,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很遗憾实在是没机会了。



结果他只能说了三个字。 



——“活下去。”


即使是在那样混乱的现状下,在没有他的世界里,也要活下去。



神乐和志村新八真是做得很好,可惜他们的坂田银时看不到了。



**************** 


这次倒是可以好好告别的样子。


但是要怎样才算好好告别啊?要把想说的话全部说完这样?这个不可能吧?


神乐观和志村新八冥思苦想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他们不知道该如何郑重又开心地跟坂田银时告别,因为他们根本不想跟他告别。


——“普通地说两句不就好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慢走不送这样的。”


坂田银时对此不以为意,神乐和新八已经成长到不需要依赖他,剩下的不舍可以说只是撒娇而已吧,反正坂田银时觉得未来自己已经可以圆满成佛了。



【话虽如此,可以的话我也想一直看着你们哪。啊咧这种为人父母一样沧桑的感觉是什么……】




************* 

坂田银时要回去了。 


——“我走啦!” 


坂田银时挥挥手向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告别。


——“有空…再来玩哦……旦那。” 


冲田总悟艰难地说道,他的围巾被神乐用以勒死他为目的的力道拉住,清秀的脸庞完全扭曲了。 


——“保重,银时。” 


桂小太郎一本正经地说,依然给银时一种“高杉晋助戴了假发”的错觉。


——“不送。” 


土方十四郎简短地说,一副已经想回去了的无聊的表情。



坂田银时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 


——“对了,能不能跟我剧透一下,jump上面……”


——“够了你赶紧滚蛋吧!”


土方十四郎第一个不淡定了,坂田银时也立刻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


——“这是对待辛苦跑到未来给你们救场的我应有的态度吗?!我只是问一下jump上的连载而已啊!又不是问每次宝签的中奖号码!!!”


——“你已经暴露了啊!居然不只是某次而是每次吗你这个妄想不劳而获的混蛋!这么想看jump的话就好好活着每期都自己去买来看啊!”


土方十四郎很恼火地吼着,吼完以后突然有些冷场。




生离死别什么的到底是一件令人非常难过的事。 





——“没关系阿鲁!银酱!你喜欢看的漫画还在连载的阿鲁!”


——“说得没错!还在好好的连载哦,银桑!作者说还能再画很多年呢!!!”


神乐和志村新八拼命组织着语言想要多说点什么,趁他还能听到,还能做出回应。




——“动画也一直在更新阿鲁!” 




——“拖了很久的剧场版也已经上映了!” 







——“哟西绝对要去看!!!” 







坂田银时高举手臂呐喊了一下,然后微笑着,郑重地说∶







——“再见了。”









********************************************



放一下原来写的东西_(:з)∠)_


放映前看现状毁灭忍不住脑补的……现在到处有剧透这个算过时了吧……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爱。

评论
热度 ( 24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