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的沙雕选手,重度社恐交障,没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自言自语,杂食慎fo,欢迎提问↓

【ffxv】我常常因为自己不是人造人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四)

 v组和15组的狗血沙雕爱情故事脑洞 (一) (二) (三)


虽然并不是生贺但还是祝噗噗生日快乐!!!!【你






 

 

巨神之证的金色的光芒消散在空气中,15诺握了握拳,若有所思。

 

“怎么了诺克特,刚才受伤了吗?”15普关切地问。

 

“没,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叫我一样。”15诺举目四望,仿佛这样就能看到呼唤他的人在哪儿似的,“水神启示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还以为是错觉,但刚才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也许是六神在呼唤你去接受下一个启示?”伊格尼斯给出了一个合理猜测。

 

“有可能。虽然我也想快点去,但露娜需要休息。”15诺说。

 

“唤醒神明比你接受启示还累人,露娜芙蕾雅大人作为神巫真是辛苦了……”15普感叹。

 

“跟神明对话非常费神的样子,不过露娜说水神那个臭脾气才是最难沟通的,巨神只是有点迟钝,雷神就亲切多了。”15诺随口回答,想起了在水都时露娜以神巫逆矛震慑水神让水神好好听她说话时威风凛凛的样子,看来神巫面对难以沟通的对象也会采取强硬的方式啊……

 

15普像是怕被六神听到那样故意压低了声音:“呜哇你们作为天选之王和神巫背着六神这样讨论他们真的好吗。”

 

“没关系吧?我们是天选之王和神巫嘛。”15诺理直气壮地说。

 

“诺克特,普隆普特,注意发言。”伊格尼斯终于出言提醒。

 

“是是,对不起——”两个二十岁的熊孩子拖长尾音毫无诚意地回答。

 

伊格尼斯无可奈何地叹气:“唉,快点离开这里吧,启示的动静这么大,瑞布斯将军一定很快就会追来了。”

 

“他比小时候更烦人了。”王子马上又把军师的提醒忘掉了,随后专横地下令:“怎么能放任他在路西斯境内这么嚣张,还不快派王之剑去截他。”

 

伊格尼斯略一迟疑,说道:“前线帝国军步步紧逼,现在还要防备他们突袭王都,王之剑也分不出而更多人手了吧。瑞布斯将军的目标只是露娜芙蕾雅大人,只要追踪不到雷加利亚,他拿我们也没办法。”

 

“我也知道啊……只是开个玩笑,伊格尼斯你也回答得太认真了。”15诺的肩膀立刻垮了下来,无形的压力似乎又回到了王子的身上。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伊格尼斯带着歉意推了推眼镜。

 

15普几乎是蹦跳着凑到15诺跟前,用他充满活力的声音鼓励道:“没关系的诺克特,雷神启示不是最后一个了吗?等完成了我们马上就赶回去,很快的!不要太担心啦。”

 

15诺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盯着15普的脸瞧,后者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大大方方地迎着他的视线露出了15诺最熟悉也最喜欢的明朗笑容。

 

于是15诺也笑了:“嗯,说得对。”

 

这家伙真是了不起,15诺想,为什么他总能以一种狂风般横扫一切的气势把淤积在自己胸口的所有烦躁和不安全部吹飞,然后像一束明晃晃的阳光那样无可阻拦地照进自己心里呢?

 

还是盛夏正午最灿烂的骄阳,照得自己的整颗心都亮得发烫。

 


——————————————————————————

 


与此同时,格拉迪奥和尼克斯却并排跪在殷索姆尼亚王宫中雷吉斯王的书房里,低头研究着地毯上的花纹。

 

雷吉斯王的书桌上摆着一个小巧的盒子,盒子是空的,原本装在里面的东西正被陛下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端详着——不是光耀之戒还能是什么。

 

“你们两个不说明一下吗?这可跟之前在联络里说好的不一样啊。”雷吉斯王问,这两人入城之后一秒都没耽误,径直找到书房把东西呈给他以后就跪在那里,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

 

两人悄悄交换了一下眼神,老实说他们谁也没见过雷吉斯王真正动怒的样子,并看不出来陛下现在有没有生气。

 

而且比起向来以仁慈著称的陛下,还是黑着脸站在陛下身后的克拉鲁斯宰相更可怕一些,两人不太敢抬头的主要原因就是不愿与宰相大人对视。

 

但陛下的问题还是要回答的,格拉迪奥视死如归地抬起头:“是,陛下,这是王子的命令。十分抱歉,但那个状况下,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违抗他。”有道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跟王子出门当然是王子说了算,陛下一定能理解的。

 

“启示本身已经很危险,再加上瑞布斯将军一直紧追不舍,王子也是经过慎重考虑之后,为了保证戒指的安全才决定让我们先把戒指送回来的。”尼克斯也不遗余力地给格拉迪奥帮腔。

 

雷吉斯王往前探了探身:“哦?为了戒指的安全?诺克提斯是这么说的?”

 

那必须不是。

 

这都是伊格尼斯给他们写的台词,王子点名让他们俩跑这一趟的理由还需要解释吗,倒是说服他俩的时候多讲了两句:“放心吧,就算老爹生气也只会找我,你看那么多年来哪次闯祸不是我一个人挨罚,老爹从来不会迁怒于你们。”

 

听到这句话时格拉迪奥和伊格尼斯心有灵犀般相视一笑,贤明如雷吉斯王当然不会无故迁怒别人,但回家以后他们的亲爹和叔父会怎么斥责他们没照顾好王子就是另一回事了,但他们从来不会告诉王子,永远不会。

 

“当然。”

 

“正是如此。”

 

两个人争先恐后地回答,欲盖弥彰的意味浓得让空气都尴尬了起来。

 

但雷吉斯王不但没有生气,还愉快地笑了起来,笑声充满慈爱,好像这群年轻人做了什么让他这个老父亲觉得十分可爱的事一样,连克拉鲁斯宰相的表情都柔和了下来,在陛下的背后又是摇头又是叹息。

 

“好了,既然如此,我就继续替他保管一段时间,你们一路赶回来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雷吉斯王不再为难两人,把他们放走了。

 


——————————————————————————

 


“唉,这群孩子真是……”书房门才一关上,克拉鲁斯宰相就忍不住感叹起来。

 

“哈哈哈哈,跟我们年轻的时候很像吧。”雷吉斯王笑到。

 

“看着他们的样子就愈发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啊。”克拉鲁斯宰相一脸沧桑。

 

“是吗,你分明还年轻力壮得很吧,你看他们多怕你,你上一次去训练场‘指点’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着?就在他们出发前吧?”雷吉斯王明知故问到。

 

克拉鲁斯宰相不会轻易动摇:“老了,记不清了。”

 

国王陛下再次大笑起来,末了带着歉意低声说道:“但是我没想到诺克提斯居然会让格拉迪奥和尼克斯回来,我和他都想得太简单了……抱歉,克拉鲁斯。”

 

帝国这次有备而来,殷索姆尼亚或许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一国之君不会在一次提前收到消息的袭击面前表现得慌张无措,不代表他不重视这次袭击。雷吉斯王要求儿子以天选之王的使命为重,继续进行启示,本意就是让这群年轻人远离危险,谁知道他竟然把别人的儿子派回来了。

 

“那也是因为王子信任他,格拉迪奥也为此感到骄傲,你根本无须道歉。”老王盾答道。

 

雷吉斯王苦笑道:“我把戒指给他的时候说‘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量别戴’,结果他居然真的一直没戴,又还给我了。”

 

“嘴上什么都不说却擅自为别人着想这点,你们父子真是一模一样。”不管是作为几十年的老朋友还是位高权重的宰相,克拉鲁斯都是一样耿直,“但是,这种时候把自己的盾和你最好的剑连着戒指一起送回你身边,其实王子考虑得比我们以为的都多也说不定。”

 

“也许吧。”雷吉斯王说着,把光耀之戒套上自己的手指,戒指闪过一道微光,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样。

 

“真的要启动第一魔法障壁吗?”克拉鲁斯宰相问道。

 

“不,那个也是‘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别用’的东西,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克拉鲁斯宰相点点头:“嗯,那就言归正传,来看看怎么欢迎尼夫海姆远道而来的客人吧。”

 


——————————————————————————

 


从城墙外看,殷索姆尼亚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不对,说是一如既往,其实v普也只是第二次来到殷索姆尼亚城外而已,应该说这次和上次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半球形的魔法壁障笼罩下的殷索姆尼亚像是雪球里的玩具城堡一样美好安详。

 

v普双手枕着脑袋躺在车顶上,望着近在咫尺的魔法壁障,思绪跟着海风满天乱飞,试图想象城墙里的路西斯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可能和他们格拉雷亚的一般市民也差不多,日子过得平淡又宁静,战争发生在与自己无关的千里之外,偶尔听到新闻里“战争很快就会结束,我们终将取得胜利”的宣言就抱怨抱怨人们的税金都被花到无意义的地方去了。

 

啊啊,明明交点钱就能坐享其成,那些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但是这次袭击成功的话,战争就真的要结束了,路西斯完蛋了尼夫海姆就天下无敌了,得到水晶和戒指之后那个狗皇帝也该满足了吧。

 

他翻了个身面向大海,最后一缕晚霞也早已熄灭,稀疏的星光浮现在跟夜空融为一体的海面上。

 

就是今晚了,很快尼夫海姆的军队就要来打破这个静置了太久的雪球,碾碎城墙,践踏生命,然后把破碎的城池作为又一份战利品收入自己的版图。

 

“Vicious!”

 

身后突然传来v诺的疾呼,v普一回头,蓝色的光芒劈头盖脸地袭来,他一翻身滚下车顶,紧接着就听到刀剑砸在车上的声音,被击碎的玻璃飞溅出来撒了他一身。

 

狂暴的武器和残影交织成一片,光芒比魔法壁障还要夺目几分。

 

完了,v普心里一凉,瑞布斯那家伙终于还是没能阻止路西斯王子接受雷神的启示。

 

扔在车上的通讯器一闪一闪地亮了起来,最高权限的通话请求,没一会儿便自动接通了。

 

艾汀宰相油腻的声音传了出来:“晚上好啊小Vicious,我和伊德拉陛下马上就要到了哟,准备好迎接我们了吗?”

 

 






————————————————



放了一段时间再来看卧槽这都是什么狗屎啊

爽完还是别偷懒重新整理一遍吧省得我自己都不想再看第二遍【。

评论
热度 ( 11 )

© 鞠凶 | Powered by LOFTER